荏笙

爱一切美好事物

【all叶】谁拿了叶修的发带?

叁俞:

虽然吧,身为一个(伪)学霸高二狗,更新比较慢,可我绝壁每一篇正文都不短小啊_(:зゝ∠)_


虽然吧,篇篇辣鸡【哭泣】


你们憋抛弃我啊啊啊【爱我憋走】


还债:(8481)26247/86400


----


荣耀王朝有一个关于婚姻的习俗——发带。


男女在八岁时都要学习女工——这使别国嘲笑了荣耀男子许久,并亲自为自己制作一条发带,发带上多有象征自己身份的标志,例如姓名、生辰等。


到十岁,男女大多拥有了自己的发带,未嫁娶前都要用此发带束发,婚娶后便不必束发,而通常人们为了方便,在婚娶后都会佩戴伴侣的发带,所以发带的设计都偏向中性。


男弱冠、女及笄后便可将发带赠与他人,对方不拒绝并保管发带十二个时辰无恙后即求婚成功。


值得一提的是,荣耀王朝崇尚力量,双方达成协议后,对方靠各种方式取得发带并保持十二时辰不被夺取便算定下婚姻。娃娃亲通常会由两方长辈互换孩子的发带,在长大后便可直接成婚,不必经过发带求婚。


荣耀王朝的皇室的代表色是正红与明黄,这方面的要求比较严格,平民不可使用。部分位高权重的直系贵族和支系皇族中地位较高的皇族成员可以使用少部分明黄色与其他非正红的颜色的搭配,直系皇族可以使用正红色与其他非明黄的颜色。


只有皇室嫡出一脉,可以同时使用象征荣耀王朝的正红色和明黄色。


兴欣城。


荣耀王朝里最新建立的一个王城,明明是新城,却极受荣耀王朝当权者的青睐,特别是在一年一度的荣耀王城武赛中拔得了头筹后,享受的待遇完全能与建立已久、实力超群的老牌王城相比。


兴欣城作为新城不比其他王城,法规并不完善,但人们无论各阶层都安守本分,和和睦睦地相处,十分友好。


要论这兴欣城里的万千公子姑娘最遗憾的是什么,那大概就是他们备受喜爱与崇敬的叶修叶城主竟已婚配。


别问她们怎么知道的,叶修本人亲民,无数城民都熟悉他的身影,特别是他……那一头飘逸的散发,上面根本没系发带。无数女子为此咬碎手帕,也有许多男子暗自伤心。


夜雨副城主黄少天就是其中一员。


谁也想不到,荣耀第一剑客,身份备受崇敬的黄少天竟是断袖之流,而且还喜欢上了一个已婚之人,当年他扬言娶叶城主,闹得沸沸扬扬。不少女子扼腕叹息,好端端的一个清秀公子啊,怎的……


他本人是这样说的:“污蔑本剑圣是断袖分桃之辈的都站出来,问过我的冰雨再说话,本剑圣不过心悦的刚好是一位同性,怎的就是断袖了??我对其他男人完全没有兴趣好不好!”


这段话又二次打击了不少怀春少女,特别是她们知道了黄少天喜欢之人是叶修时,泪点又开始奇怪地转移,刚开始还好好的是无力叹息自己与叶修无一争之力,到后来竟是被疯狂爱慕叶修的城民们引导成了:黄少天怎能配得上我们叶城主!剑圣了不起吗?来战!


一直被怀疑是叶修一直隐瞒的神秘夫人的苏沐橙以兴欣副城主的身份喊话黄少天,把这事更加闹得人尽皆知,众人纷纷认定了苏沐橙的“真实身份”。


“从今日起,严禁蓝雨副城主进城。要娶我家城主,除非踏破兴欣的城门!”


然而,这兴欣的城门和围墙虽高,堂堂剑圣若执意要进,又能算什么障碍呢。经常,苏沐橙气恼地将黄少天赶出城时,守城士兵才发现他们一直密切关注的人又不知不觉地潜入城中了。


又是一日好天,苏沐橙一如既往地拦下偷偷往城主寝宫跑的黄少天,嘴边的笑意娇俏,精致的眉眼却被寒霜冻住,纤纤十指摆弄着细长的银针,“蓝雨副城主怎的又往我兴欣跑了呢,本副城主自认兴欣城与蓝雨城可没有相似到让您认错的程度。”


黄少天毫不在意地摆摆手,笑道:“苏副城主这话可说错了,本剑圣来的就是兴欣城,要见的就是你们兴欣城主。”


苏沐橙气恼地甩出数针,被早有防备的黄少天挥剑击落。


“好歹也是一位身份不凡的副城主,为何总做些偷鸡摸狗之事!”


“苏妹子啊,说不定我以后会是你哥夫呢,来者是客,你这样招待贵客,你觉得老叶知道了会如何?”黄少天再默念冷静也是有些火了,禁止他进城,阻挠他见叶修,次次像是掐准了时机似的坏他好事,作为一个男人,简直不能再忍了。


“他自然会……”


“绝对支持我家副城主的一切决定。”一道懒洋洋的声音自城主宫中传来,房门被推开,一个青年只披着一件镶了红边的外袍,一头略显凌乱的长发披散,手中执着千机伞,末端撑地,就这么随意地倚在门沿,正是被两人提起的叶修。


“老叶!”黄少天双目放光,以奇异诡谲的身法绕过苏沐橙,直扑叶修。


叶修有些起床气,原本刚建城那会兢兢业业,醒着比睡着少,但也没有任性,随着一切趋于安定,这脾气自然就显露出来了。


他慢吞吞地轻哼了一声,手上动作迅速地撑开千机伞,黄少天差点一个收势不及撞了上去,眼前放大的花纹煞是好看,似乎还在流动旋转着。


“蓝雨的人为何在此?”叶修打了个哈欠,见黄少天退了些才收回武器,心情仍是不怎么美妙。


“当然是来找我未来夫人啊。”黄少天没有介意他赶人的态度,反而为他在自己面前随意的姿态而喜悦。目及他外袍上的红色边纹眼中略显深邃,这是皇上赏的,纯正的红色,荣耀皇族的第一代表色,非皇族不能享用。


他早就猜测叶修是皇族中人,总之身份背景绝对不简单,但他这些年也有幸参加过不少皇族聚会,却从来不见叶修的身影,也从不听闻皇贵族们提及叶修二字,但叶氏的确是皇家之姓。他也有想过或许叶修是嫡出,可是只要太子一定,其他被隐藏身份的嫡皇子也会随之公布。目前可知的是,皇族嫡出,只有一人,那就是当今圣上。


不过无论如何,他喜欢上就是喜欢上了,就算叶修真是什么皇亲国戚,他也要把他娶回蓝雨城。


其实有个人人都不敢放在明面说的猜测,叶修原本叫叶秋,后来因为与圣上重名,这才改名叶修,这个猜测反而与上面的关于皇亲国戚的猜测矛盾了,毕竟如果是皇亲国戚,又怎么会起一个与皇上重名的名字呢。


叶修见怪不怪,翻了个白眼,像赶苍蝇一般对黄少天挥挥手,打发道:“自个玩去吧,无论你是想要扑蝶还是绣花,只要不打扰本城主睡觉,你想住宿城东新建的迎春楼也随意。”


扑蝶?绣花?迎春楼?他把他当天真少女还是纨绔公子?亏的他在面对叶修的嘲讽方面经验丰富,很快就回过神。


“我不想扑蝶,也不想绣花,更不想去住宿迎春楼,我就是想在你身边。”黄少天定定地看着叶修,直把他看得苍白的脸色渐渐红润,然后回房,用关门的劲风糊他一脸。


苏沐橙暗叹一声,看向黄少天的脸色有些许复杂,到底还是相识多年,走过去劝说道:“叶修没有系发带……这代表着什么你也知道,不要再做这种事了。”实际上,她知道这根发带在哪,她也很纠结、很心酸。


“笑话。即使如此我也不会放弃。”黄少天没有废话,转身就走。


 


----


七天后,五大王城峰会,荣耀王朝的五大王城——蓝雨、微草、轮回、雷霆和一举取代前第一王城嘉世的兴欣的各大代表汇集王城,皇帝极为少有地在宫城中为众人举行盛宴,但说少有却并非如此,嘉世荣耀王城武赛三连胜时,皇上每次都会出席,不过叶秋的“架子”比皇上的还大,就没见过他出席过什么活动宴会,无论大小。


众人都对皇上的相貌好奇不已,只是皇上的面容的保密性很强,到现在,除了少数皇室,其他人都没有见过过皇帝的真容,甚至连名字也是大部分百姓所不知道的。


但基本上只要有些地位的人,都会知道当朝皇帝的名字,叶秋,叶修的曾用名。


如果皇帝能让你看到他的真容,那大概是皇上赐下的最高奖赏。


叶修抹抹鼻子,“你们不是看见了么。”


苏沐橙轻咳一声,示意叶修不要太嚣张。叶修在建立兴欣前,可从来没有在百姓面前露过面,也就只有众多王城的高层们见过。


道上有些人知道他身份不一般,个个都心照不宣,极其识时务,没有泄漏一丝风声。


令他们惊奇的是,叶修虽然当了兴欣城主之后偶有曝光,但出面的次数也少之又少,没想到他今天会千里迢迢地从南方的来到皇都参加峰会。


凰芎殿的风格与其名字不同,威严厚重,气势磅礴,这个名字让叶修一见一愣,继而露出意味深长的怀念笑容。


凰芎,皇兄。当年那个跟在他身后屁颠屁颠叫着“皇兄”如今已是人上至皇的人不知道怎么样了。


殿外,十位来自五大王城的正副城主和城中的核心高手站在门口静静等待,恭迎皇上圣驾。毕竟是九五之尊,总不能让他等不是?


十几个声影挺拔直立,一派精神,只有站在边上的叶修一副没睡醒的模样,一头长发还是没有束起,跟其他人比起来简直是站没站相、毫无仪态,然而——


该死的。


面上不变的众人内心都暗骂一声。


为什么这样也这么好看。


嘴角的弧度好看,头发丝被吹起的角度好看。


栽了。


叹息下却是十足的欣悦与满足,能遇上他、喜欢上他,真的太幸运。


黄少天在赛场下就是个嘴巴闲不住的,特别是在场的人他都挺熟,不过这时候他的眼中从来只有一人而已。


“老叶,我看你站得这么累,不若我借你肩膀靠一靠?”黄少天调笑着对上叶修。


叶修未有反映,站在另外一边的孙翔说话很直白,听见他这样说,立马毫不留情地拆台:“你这身高,让叶修靠是要累死他么?”他的肩膀的高度就差不多。


黄少天顿时脸跟泼了墨似的黑。


与叶修同样高的喻文州扬起迷倒万千少女的笑容,“少天的身高确实不适合,叶修与我面对面抱着,把下巴靠在我肩膀上倒是正好。”


众人想象了一下,那样子叶修还真的会休息得挺舒服,但那幅画面真是让人怎么看怎么不爽,叶修身边的主角不太对吧?


“不,你今日印堂发黑,有大凶之兆,离叶修太近会殃及叶修。”王杰希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喻文州脸色不变,“无事,我每日都如此,还是活到了现在。”言下之意就是你每次都说我有大凶之兆也没见有多准,摆明了是针对。


张新杰静静看着情敌们自相残杀,嘴边的笑意莫名有些冷。


“哼,幼稚。”韩文清轻哼一声,眼不见为净。


“一会皇上就到了,都严肃点,瞧瞧你们还是荣耀王朝的顶尖高手,别跟无知孩童似的,讲点礼仪懂不懂?”叶修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教道。


众人侧目,你先瞧瞧自己的仪态再说话好吧。你不要太恃宠而骄。


说话间,皇上就到了。


闻见御前大公公尖细的叫声,众人赶紧肃正,恭恭敬敬地弯腰行了个礼,仿佛刚才吵吵闹闹的不是他们一样。


荣耀王朝的等级制度不比他国森严,众阶级之间的地位比之他国还是相对平等的,至少以他们的身份,见到皇上不必如下品官员般行三跪九叩之礼。


大公公看了眼跟着众人随意弯了弯腰的叶修,又想起在寝宫中一大早起来整理仪容足足花了一个时辰的叶秋,嘴边的笑意不似之前只浮于表面的虚伪,而是带上了几分真情实意,微微低头掩饰眼角的湿润。


他是看着两兄弟长大到十五岁的,对叶修的感情不可谓不深,作为最有资格继承皇位的嫡出皇子,无论长幼,在从中选出太子之前,出生、身份都必须保密,秘密培养,不可轻易与外人联系,当时他陪在被守得最严的叶修身边,尽心尽力。在叶修心中,他已经算是家人般的存在。


叶修很明显也看见了大公公的神情,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只是扬起与平时无异的笑容,冲他点了点头。


从远处缓行而来,身后跟着一堆行进有序的侍卫的皇帝,头上戴着明黄色的半透明纱笠,听说是用一种特殊的材质做成,外面看不清里面,里面看却能清清楚楚,仿佛那层纱根本不存在,并不会影响皇帝实际的行动。他与叶修差不多高,浑身上下散发着威严的气势,即使看不见脸和眼神,也能想象出这是个不凡的男人。


即使人数有些多,但叶秋一眼就看出来了叶修,就算叶修隐藏在茫茫人墙中,与生俱来的默契和感应也能让他瞬间锁定叶修的方位。


看见心心念念的哥哥一如既往地脸色苍白,但是整体看上去过得不错,满心激动的皇帝终于放下心来,然而当他看见那头没有发带束缚而迎风飘扬的长发时,他差点把拳头捏碎。


他尊重他的哥哥,并没有派人跟踪、调查他,他只要听闻叶修如何活蹦乱跳地兴风作浪但人没事他就放心了,他给叶修绝对的自由和隐私,然而他真没想过那个谣言是真的。


叶修……果真已把发带赠与他人了?


一想到会有一个女人依偎在叶修怀中,两人组成家庭,和和美美,他就忍不住浑身的暴戾和愤怒,但叶修难得(回)来皇宫一次,他不想把他吓走,只好忍住酸到发痛的心脏,让众人入殿就坐。


他倒要看看是哪个姑娘这么大能耐能拿下他柴米不进的混蛋哥哥。对了,那个蓝雨副城主也是皮痒,将那码子事闹得人尽皆知,他无意听闻时,差点去蓝雨城掐断黄少天的脖子。


这么想着,他隔着薄纱朝黄少天的方向狠狠一瞪。


黄少天突然感到一股寒意直冲背脊。


----


叶秋气场放温和,说了几句场面话,宴席就开始了,众人没过多久就完全放开,几个满肚子坏水的已经开始向叶修劝酒。


“叶修。”叶秋坐在主位上,一派威严,猛地打断众人的话语。


“哎,在呢。”叶修暗自挑眉,笨蛋弟弟,十年不见,尊老爱幼都不懂了。当即负气般吊儿郎当地应了一句。


众人内心一咯噔,没想过叶修即使是对九五之尊也一副随意的样子,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皇上竟完全没有怪罪之意。接下来,叶秋又说了一句让众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何时归家。”叶秋衣摆下的拳头紧了又松,即使是登基时也没有的紧张。即使他早已得到过无数否定的答案,他仍期望着那一丝可能。


你离家够久了,我失去你也够久了。该回了吧。这是无所不能的帝王这么多年心中最强烈的祈愿。


“差不多了吧。”叶修还是笑着,眼中却认真。


他是真的想过回来的,这些年时局动荡,叶秋根本脱不开身,只是经常派人送来书信,问他何时回去,但他从来没有点过头。


如今,兴欣差不多安定了,他也该安定下来了。


“差不多是何时?”叶秋连忙追问。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一个肯定的答案,赫然之间万花绽放,他最讨厌的丝竹咿呀声也变得悦耳,一时间太过激动,差点霍地从主位上站起。


“不若,就下月吧。”叶修仔细想了想,给了个确切的答案。一个月,足够他收尾,做好兴欣的善后。


叶秋内心涌上汹涌的狂喜,忍不住一把掀落薄纱,直接走下主位将为他的失态怔愣住的叶修一把抱紧怀里,死死地扣住他的腰,将脸埋入叶修的衣襟,免得让他人看见万人之上的皇帝竟像个孩子似的眼眶红润。


终于要回来了,等了那么多年,终于要回来了。你不知道,若不是这本该是你的江山,我早就不替你守着,直接不管不顾去寻你了。


长这么大了还哭鼻子啊?就算看不见,与生俱来的奇妙默契也能叶修让叶修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他很想这样脱口而出,但顾虑到叶秋皇帝的脸面,还是作罢。


即使叶秋很快就把脸隐入叶修的衣襟,可是眼睛尖利的众人还是看清了他的容貌,那眉,那眼,那五官完全生得一模一样,因为那张跟心上人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脸,众人想无视都难,说这两个人没有血缘关系,谁信?


定力稍差的孙翔一个手抖,竟打翻了玉觞而不自知,上好的白玉落在酒案上,发出清脆略带沉闷的声响,却没能惊醒他暴走混乱的思绪。


喻文州与黄少天从头到尾脸色都没有一丝变化,只是一个眼底越发暗沉,一个手中的玉觞开始出现寸寸裂痕。


他们都是早有猜测之人,如张新杰、王杰希之流,震惊是有的,不爽却更多一点,说起来,他们都还没有如此跟叶修接近过。


其他人多多少少都有些明显的失态,只是碍于身处宴会或者打击太大而没有当场拍案诘问,只是一个个心里都不好受。


没想到叶修的身份这么尊贵,如此受皇帝重视,怕是回去后更加少机会见到他了,想要娶回家的念头更是只能掐灭了。


“贺喜陛下、殿下。”全场唯有大公公有动静,朝两兄弟行了个礼,句子不长,内里的欣慰和喜悦却明显。


除了大公公,苏沐橙也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毕竟她早知叶修身份,脸上带着与大公公同样的发自内心的感情流露,对她来说,叶修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良久,直到叶秋缓下了情绪,他终于松开了叶修,将他上上下下又打量了一遍,多年不见他,脸上的婴儿肥不见了,身子也是,太瘦了,当年那个身姿挺拔的被称为无论是身份还是能力都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未来皇太子,如今完全看不到了。不过没关系,以后会多得是时间重新熟悉。


越想越兴奋,叶秋十分期待日后的不必思念成疾、无法安睡的生活。叶秋不再伪装成严肃威严,露出了一个带着极度愉悦的表情,嘴角的弧度怎么都压不住。


他一把拉住叶修,将他带到主位上,按住他坐下,然后贴着他,与他同坐在主位上,幸得主位宽敞,否则两个人就要整个人都挤在一起了。


大公公挑了挑眉,对这个明显不合规矩的行为只装作看不见。这个天下跟皇位,实际上,本就是叶修的,用叶秋的话,他只是替叶修守着罢了,况且两兄弟难得重逢言和,这种“小事”也无伤大雅了。


叶秋现在感觉对着座下的众多妄想勾引他哥哥的人都心平气和不少,他举起酒杯,笑容满面,“宣朕旨意,叶氏嫡长子叶修,外出历练多年,今终归朕左右,封连赫亲王,赐良田万亩、黄金万两、奴仆侍卫千名,鉴其治理嘉世、兴欣有功,德才兼备、贤良恭顺、殚见洽闻,加封当朝摄政王,号一字并肩王,辅佐天子,共理朝政,亲王令,即朕令。特大赦天下,王城及附近主城免税三年,其他地区减税三年,同庆亲王归来之喜。”


一字并肩王,以亲王之身行帝王之令,这可从来没有过,自古皇帝都忌大臣极权,封摄政王而且给予这么高的权利真真是第一个。


说句大逆不道的话,这简直就是第二个皇帝。


叶修也有些惊讶,他当然知道这旨意代表什么,望进叶秋喜悦中夹杂着浓厚得意的眼,差点没忍住一巴掌糊他脸上,心里咬牙道:明知他不喜被权责束缚,却还未归就给他这么大的权位,虽他的确存了为弟弟分担以补偿他的心思,可是摄政王起步也不怕他久不接触朝政给他把朝廷弄成一锅粥。


叶秋自然是舍不得自己哥哥在外历尽风浪,回来就要承担这么多,旨意说是器重,他又怎会真的让叶修受累?


所以,那道旨意的内涵其实是:你现在位高权重,没人敢得罪你,你尽管浪、尽管玩、尽管闯祸,兜不住了我也能保你,你高兴就好。


叶修不知道叶秋的兄控之魂在他离开的十多年成长扭曲,只当他是在报复自己当年的行径,所以在叶秋给他敬酒的时候,连眼都没抬一下,叶秋却不恼,只执起玉觞轻轻在叶修唇上一碰,然后一饮而尽,“权当碰杯。”


叶修恨不得上去撕裂叶秋那张笑吟吟的俊脸,最终还是舍不得,没办法,自己的脸长得太俊了!


----


宴上,众人味同嚼蜡,目光忍不住地朝主位瞄,越看越不是滋味。想到还要留下来两天,脸色愈发黑了,特别是韩文清,附近的侍仆不抬头都瑟瑟发抖。


整个宴席只有叶修和苏沐橙吃得欢乐,叶秋也吃得不多,却不是顾及皇帝颜面,而是忙着给叶修布菜,自己什么都没吃,然而他还是很欢乐,两张一模一样的、欢乐的脸差点让气愤的黄少天惨死在秋葵上。


天色渐晚,宴席退散,叶秋亲自拉着叶修的手来到乾坤宫,理由是兄弟多年不见要秉烛彻夜长谈,众人告退,却不约而同地聚集在乾坤宫附近,皇帝寝宫守卫森严,他们不敢过多靠近,但是超乎常人的耳力能让他们把动静听个七八成。


“唐昊,你过去点,挤死了。”


“什么啊,你过去点,我才挤死了。”


“你们挤的是我……”肖时钦默默地道。


“……”


王杰希不走寻常路,因今日着了绿衣,竟大大咧咧地站在树干上,光明正大地张望,视线好得不得了。


以优雅著称的喻文州就算此刻的行为不堪入目也是凭的风姿翩翩,脸上的笑容一如平时地完美而疏离,而以隐藏技术而闻名的黄少天可就厉害了,仗着技艺高超,无视身怀绝技的暗卫,直接趴到了屋顶上,掀开了房瓦,听得那叫一个清晰,看得那叫一个清楚。


“该死的黄少天,太狡猾了。”


“你行你上呗。”


说行又不行,说不行更不行,于是岁月静好,所有人都沉默了。


一入寝宫关上房门,叶秋温和的脸立马变得扭曲,隐隐有几分狰狞,盯着叶修眼里的愤恨化作实质,简直要透过叶修烧着背后的长发。


他轻轻执起几缕如鸦羽般的墨发,狠狠道:“离家多年,连妻妾都有了吗?是哪家的小姐?还是仍未行夫妻之礼?婚姻可是门当户对?之前不回家可是为了她?”叶秋越说越气恼,黑曜石般的双眼越发幽深,仿佛被背叛了般的愤怒烧毁了他的理智,烧得他心脏疼,哪里都疼。


“妻妾?”叶修茫然了一瞬,后啼笑皆非。


屋上的黄少天跟众人连呼吸都放轻。


“你不会不知人心险恶,你可知她是否真心?是否是因为你的身份才接近你?你怎可不与我……不与父皇商量一声就把发带交与他人?我不管,只要我一日不同意,她永远也别想入宗牒!”


一连的发问和最后孩子气的发言砸得叶修苦笑不得。


“停停停!”叶修走到床边坐下,懒懒地、缓慢地伸了个懒腰,“谁说我有妻妾了?不就是发带没有了么。”


不就是发带没有了么……


叶秋嘴角抽搐。


“某次做任务时潜入水底,起来就发现发带不见了,湖太大,时间赶,我便没有去寻,之后再想起这件事也忘了是哪座湖了。”叶修耸耸肩膀,一脸“多大点事看你急的”的欠揍表情。


“……”你知道不说意义光那条发带值多少钱吗?啊???


但面上叶秋松了一口气,还有深深的窃喜,大悲大喜之下,内心自以为被掩盖得很好的隐秘心思蠢蠢欲动,最终按耐不住,破土而出。


他形容自然地解开了自己的发带,通体正红,两边绣着黄金色的边纹,宛若碎金,奢华耀眼,尾部用金丝绣着小小的字体,叶秋,不仔细看都看不见。叶秋的手艺很好,此条发带比之皇室工坊的作品亦不逞多让。


“既如此,那就系我的发带,披头散发行动难免不便,当初我们的发带是一起设计的,除了绣上的名字,其他无差,就当是你自己的,我日后再添置一条就是。”说着又笑道,“你也是,这么多年没想过自己再做一条。”


叶秋执起床边镜台上的梳子,从上至下仔仔细细地梳理叶修的长发,眼中带着淡淡的痴迷,之后轻巧地挽在一手,另一手轻柔地给叶修系上自己的发带,那条后宫佳丽都竞相争抢,本该在皇帝大婚后给正宫皇后系上的发带,就这么系在了未来摄政王的头发上。


“登基之后,学了皇后的发带系礼,我看着你也合适,便这样吧。”


他呼吸一滞,这种系法是皇后专属的,威严而富有美感,出现在他心心念念的哥哥身上,让他心脏完全不受控制,仿佛真的以皇后之礼将自己皇兄的一生给系住,与自己的牵连在一起。羞耻又刺激的快感不断拉扯着他的神经。他移过眼,免得把持不住露出丑态。


“可是……”叶修托起发尾,脸色纠结,“这不合适吧?发带怎么随意赠给他人”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们是血肉至亲的双子,留着相同的血,若你当初没有走,你现在才是皇上,在身份上你也完全配得上。”叶秋老神在在、有理有据,“再说我怎就随意了?你又怎么能算是他人?”


叶修差点就被说服了。


屋上的黄少天和众人也差点被说服了。


要不是黄少天因为角度问题没有看到叶秋眼中熟悉的情愫,他早就不管对方是不是皇帝一个三段斩冲上去了。


结果也没有彻夜秉烛长谈,两人叙了一会家常,见天色太晚,相拥而眠,额头抵着额头,像是在母胎里一样,以原始的姿态纠缠在一起,以血缘连接的他人无法斩断的羁绊。


有人一夜好梦,有人彻夜辗转无眠,那个中甜蜜苦楚,只有自己才知道了。


 


----


 


信我,不要往下看。


 


 


好吧,你就作死吧。


 


----


刚从湖中潜出脱险的两个少年少女浑身都滴着水,融合着鲜血的红水顺着衣袂汇成一股,发间的水滴滴滴哒哒,砸出一朵朵艳粉的水花。


少年怀中躺着一个与他年龄相近的青年,青年全身血红,面容俊俏,与少女有几分相似,脸色惨白,双唇无一丝血色,胸口那处红得发黑。


少年尽量抑制着颤抖,一双手依旧平稳地为他擦拭嘴角,往往下一秒青年就会又呕出一口鲜血,染在少年完美无瑕的手上触目惊心,少年依旧固执地为他擦拭,仿佛擦干净了那些血迹就不曾存在过一样。


少女完全忍不住,捂着嘴巴趴在青年的臂弯中默默落泪。


“哥……哥……”


青年虚弱地抚摸少女的脸颊,面露愧疚,目及少年遮不住哀伤的神色,微微发红的眼角,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却倔强地不肯落下,背后那头被水沾湿的柔顺长发依旧让他着迷,身体里的血液跟气力渐渐流失,死亡的恐惧和绝望让他的脸色浮起疯狂。


什么我死了之后你要好好生活照顾沐橙记得找了媳妇后告诉我这种话,他完全不想说啊!


青年仿佛回光返照般,一把扯下少年的发带,正红色被血浸染更显鲜艳,“对不起……对不起……”我爱你。


这是我的最后一个遗愿,就答应我吧……


少年惊讶了一瞬,随后哆哆嗦嗦地执起他的手,轻轻俯身,附在他耳边,微弱地道:“我愿意,只要你活下来。”


青年笑得像个孩童似的开心,手中紧紧攥着那条发带,直到完全失去温度也未松开一分。


少女失声痛哭,除了换气声竟发不出一丝哭声,喜极而泣,悲极无声,大概就是如此了。


少年神色坚定地给青年理好鬓发,想从他手中抽出发带为他系上,却无法抽动一丝一毫,只好作罢,转手想将他的发带解开给自己系上,后又顿住,忍不住落下一滴泪,很快隐入血水之中。


少年也笑了。


活该,敢抛下我们,你就这样一辈子被吊着,等我死后跟你入墓时再系上。


下辈子看我不拿发带拴死你。


----


黄少天无数次发问,“叶修的发带到底在谁手里?”


苏沐橙也无数次回击,“我知道我也不告诉你,再说,你也拿不到。”


就连叶修,也拿不到了。


- END -

评论

热度(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