荏笙

爱一切美好事物

【爆轰/西幻】你他妈就是老子的龙骑士吗?(上)

葡萄糖酸锌_zinc:

这篇之前迷之从主页消失了……

大纲爽文,请勿较真系列。


OOC严重预警,一句话出茶上耳



    爆豪胜己是一条恶名昭著的龙。

    然而还有比坏脾气更要命的,他实在是太强大了,所以就算他在大战后径直推平了人族边境一半的山头,挖作自己的洞窟,几百年来也罕有人类能打扰到他,更别提是要讨伐或征服。

    或许是寂寞得太久,恶龙陷入了沉睡。

 


    “考虑下别的龙吧,或者你们可以去找找传说中的独角兽,也远比驯服这条恶龙容易得多。”

    一年又一年,骑士团长对小骑士们这么说。

    “不要去招惹龙族,它们的魔法体系完全是神的恩赐,是独立于元素论的存在,就算是精灵,也不会去找龙的麻烦。”

    一年又一年,大魔法师对小法师们这么说。

 


    可人族又是最不可思议的种族。

    爆豪胜己伏在高台上,眼睛浅浅眯开一条缝,垂眸打量阶下的不速之客。他是被大殿的法阵结界破坏所惊醒的,距离上一个能走到这里的人类已经过去多少年了呢,爆豪胜己想了想,又无趣地阖上眼皮。

    人族太弱小了,光是苟延残喘地爬到这里就能耗尽他们的生命。

    眼前的少年孤身一人,但这并不足以让龙对他刮目相看。

    “你的伙伴呢。”

    龙毫不在意地闭着眼问他,低沉的声音在地宫回荡,仿佛能直接击垮人的灵魂。

    “我没有伙伴,龙先生。”

 


    少年已经平复了之前略显急促的呼吸,恶龙发现他的声音和表情一样冷淡。他的发丝是人族少见的红白两色,他随手撩起额前被汗黏湿的碎发,露出一双漂亮的异色瞳,抬眼正视比他想象的身形还要庞大的恶龙。一身轻甲不知道被上层的什么机关轰掉了左半边袖管,露出藏在里面的法师袍,法师袍是少见的窄腰窄袖,舍弃了部分魔法属性的加持却便于行动。

    大战之后人族愈发钻起牛角尖,骑士们都喜欢扛着剑不要命地往前冲,柔弱怕死的法师就统统缩在后面,爆豪胜几后来见过的佣兵团大抵如此。

    他已经很少见到兼修魔法的小骑士了。

 


    “那你想从我这里抢走什么呢,少年。”

    爆豪稍稍提起了一点兴趣,他知道龙的宝藏在人类那儿总带着妄想般虚幻的色彩。

    少年却反问了他一个完全不相干的问题:“听说龙都喜欢收集亮晶晶的东西,你也喜欢吗?”

    你也是想要宝石吗?

    爆豪有些失望,这种心情他不知从何而来,却格外令人不快。

    少年皱了皱眉,表情有些意外,刚想说点什么,就被巨龙极不耐烦的语气打断道,“去偏殿拿吧,然后就快滚。”

    “不是。”少年反驳道,这回巨龙毫不客气地冲他重重地喷了口鼻息,突如其来的热浪令人窒息,混杂着如炸药般危险刺鼻的味道,但少年摒息熬了过去。

    “我只是想问问你喜不喜欢……如果你不喜欢宝石,我还有别的可以送给你,龙先生。”

 


    爆豪沉默了,眼前这个小东西看着年龄不大,说话却让人摸不着头脑,“你到底想干嘛?”

    “直白的说,我想要力量。”

    恶龙睁开双眼,竖瞳嗜血般鲜红,少年却依旧直视他那双摄人心魄的龙瞳,“我愿意拿我所有的一切和你交换。”

    “力量吗……你想要我的力量,人类……”爆豪胜己放声大笑,龙的笑声轰鸣,彷若有云开雾散的力量隔着胸腔捶打着少年的心。

    “有意思,可我不认为你有什么值得我去交换的……那你打算怎么做呢?”

    “驯服你。”

     少年不动声色地拔出剑来,锋刃的寒光映出他白皙隽秀的侧脸,轮廓尚且有些稚气未脱,但不可否认是一张难得好看的脸。

    巨龙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少年瞳孔一缩,反射性地后退了一步。

    “你——先把你的破剑收起来。”那玩意儿连他眼皮上的鳞片都撬不动,爆豪胜己没好气道,“你叫什么名字。”

    “轰、轰焦冻。”

 


   “你是想当老子的……龙骑士?”

    轰焦冻闻言认真点了点头,“嗯。”

    但巨龙的表现远不如对方云淡风轻,他甚至烦躁地绕着轰焦冻晃了半圈,然后换了个方向趴在地上,整个地宫大殿都随着巨龙的一举一动在微微颤抖,但人类略显冷淡的表情却纹丝不动。

    “小鬼,你知不知道龙骑士是什么?”

    “能将龙驯服的勇者,是每个时代最强的骑士。”仔细思考后,习惯性地转过身子,轰焦冻语气略带困惑地回答

    他喜欢看着对方的眼睛说话,就算面对的是一条龙。

    “那是你们人类的说法。”爆豪胜己嗤笑一声,气息变得危险起来,“在我们龙族,这个词是被用来嘲笑那些捡了人族当伴侣的傻蛋的。”

    “……”

 


    恶龙愉快地看着小骑士冷清清的外壳碎了一地,露出一脸懵逼的表情。

    “……我不知道。”

    龙族是直来直去的种族,崇尚暴力和自由,从不屑于说谎。

    轰焦冻觉得他一定是被人骗了。

 


    “抱歉,龙先生……”轰焦冻把自己四面八方的思绪抓了回来,他还没被与预期不同的事实冲昏了脑袋,他看了眼好整以暇靠在柱子边的巨龙,硬着头皮道,“但是我还是需要足够强大的力量,那抛开龙族的传统,我们能成为同伴吗?”

    同伴?

    这是一种怎样的关系,比战友亲密,比伴侣疏远,长久的经验知识累积足够成为让龙引以为傲的博学,却依旧不能准确地给予解答,就好像龙的血是冷的,可爆豪胜己现在却清晰感到了心脏搏动时血流涌入胸腔的温度,内心的触动仿佛隔着灰烬下冷硬的鳞甲,清晰炙热得惊人。

 

Ⅹ    

    “爆豪胜几,我的名字。”

    恶龙似乎是终于彻底从长久的沉睡中清醒过来,四肢百骸魔力的掌控权完全回归。  

    轰焦冻只见浅金色的法阵虚浮在龙的周围,转瞬龙的身影消失,眼前出现了一个浅金色头发的青年,一双狭长锐利的红色瞳孔注视着他,像招小动物一样朝自己招手,“来,坐吧。”

    爆豪胜己撩开披风坐在石阶上,看着轰焦冻依旧直挺挺地杵在下面,也不管他了,“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敢一个人来龙的巢穴找他单挑?”

    “他们说你是最强的。”

 


    换句话说只要是最强的,叫什么名字的龙都无所谓,爆豪胜己想,对于人族而言无比狂妄自大的想法意外地取悦了他。

    轰焦冻只是实话实说,就算龙族总是情绪外露,可在他眼里依旧没什么分别,他发现对方正明目张胆地打量自己,于是有些不自在地撇开视线。

    “你打算借龙的力量干什么?”爆豪收回目光,“你还算是个人族的幼崽,别说假以时日,就算现在能打赢你的都很少吧,是什么迫使你来寻求外族的力量?”

    “我想保护我的国家。”轰焦冻答道,“因为一个预言。”

    “从谁手里保护?”爆豪反问,“人族的国家总是寿命很短,有些甚至还不如地精们存在得长久,你看上去还没傻到不懂这个道理。”

    大战落幕时人族还是统一的联盟,可还没等他造完自己的洞窟,联盟就早已四分五裂成大大小小的国度。

    “那如果是从神的手里呢。”

 


    轰焦冻话音未落,就看到爆豪胜己站到了面前,对方的动作太快了,以他现在的眼力甚至无法分辨他从高台一跃而下的时机。

    “神已陨落,这个世界上没有那种玩意儿。”爆豪冷下脸,龙族那原本有些盛气凌人的傲慢刹那化为肃杀,暴戾好战的天性隔着人皮那冷静的表象渗透出来,“是谁的预言。”

    “人偶的预言。”

    轰焦冻知道爆豪不得不相信他的话。

    人偶,一位历史上最出名的吟游诗人,也是人族最伟大的预言家。

    他的灵魂永存,承诺将会和战时一样庇佑所有的人类。

 

ⅩⅢ

    传说神把宽容和仁慈剥离,于是便有了精灵,而龙族从勇气和忠诚里诞生,矮人被赋予坚韧和勤奋,而人拥有希望,一无所有的神决定安息,可它那本该空空如也的壳子里却长出了别的东西。

    它创造的种族的确继承了所有的美德,然而万物轮回,犹属神偏爱的人类最为复杂。

    神陨落了。

    他背负着与美好相悖的罪孽陨落,神诞生于虚无,也回归于虚无,那些恶意落地生根,成了新的种族。

 

ⅩⅣ

    “预言说神的遗志想收回它的一切,重新创造没有魔族的世界。”轰焦冻缓缓道,“神真的陨落了吗?”

    “神神叨叨的鬼话,神的烂摊子不就是魔族么,把别的种族都灭了世间自然就再没有魔族一说,爱叫什么叫什么。”

    “我们人类说话总是很委婉的,爆豪。”

    “这一点我倒没从你身上看出来。”爆豪胜几思考的时候也一点都不安静,“这事儿还有几个人知道。”

    “原本就我一个……人偶……绿谷他应该不算人吧。”轰焦冻苦恼地抓了抓头发,“他身边还有一个女巫,可能也知道。”

    “现在的人类已经都像你一样缺心眼了吗。”爆豪愤怒地喷了他一脸,“死人当然也是人。”

    龙息的火星差点燎到了轰焦冻的发梢,但他熟视无睹,若有所思道:“事实上……如果不是那天绿谷突然开始念预言诗,我还真没认出他。”

    毕竟轰焦冻活了这么些年,从没想过从小到大亦师亦友的存在会是个死人。

    

ⅩⅤ

    “行了,现在加我一个。”

     爆豪说罢,一把揪过轰焦冻的衣领拖着他朝殿外走,轰焦冻眨眨眼,也没有挣扎,“你是要带我去找伙伴吗?”

    “你说呢?”

    龙是酷爱单打独斗的种族,轰焦冻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截了当道:“如果是你在大战前的伙伴,我觉得眼下联手是很有必要的。”

    “啧。”爆豪胜几嗤笑了一声,“一起战斗过罢了……那些家伙可能也在睡觉,既然你这么说,就一会儿再挨个儿弄醒。”

    爆豪胜几把人推到湖边一片广阔的空地上,湖是他在把山推平时用力过猛凿出来的,眼下日积月累蓄满了水,距离他上次活动筋骨已经过了不断的年月,湖边草木复苏,花叶繁盛,美得惊人。

    轰焦冻一直被关在家里,后来又疲于赶路,还是头一次撞见这样的景色,无拘无束的野性美糅杂了大自然骨子里的宁静自在,一瞬间令他愣了神。

    龙是向往自由的种族。

    他猛然想起之前对爆豪胜己说过的傻话,这样想来一切都显而易见。

    所谓“龙骑士”的传说,除了对伴侣的忠诚,龙族怎么可能会被别的事物所束缚。

 

ⅩⅥ

    “你在看什么?”爆豪见人久久不回神,便顺着轰的目光放远了视线,就算是人形,龙族也天生有比人类强上百倍的视野,但除了几百年如一日的后院,他什么都没有发现。

    “不……”

    “那就别给我发呆了。”爆豪把自己的佩剑丢给他,看着轰焦冻稳稳接住,满意地裂开嘴角,“还不错嘛。”

    看了眼爆豪赤裸的上半身绷紧的肌肉线条,轰焦冻抿了抿唇,用眼神无声地询问。

    “来打架!”爆豪有些不耐烦了,龙族一向不喜欢叽叽歪歪,做得总比说得多,“要作我的同伴你还太弱了,我们龙不大会教导幼崽,都是打架打出来的。”

    对方手无寸铁地站在他面前。

    轰焦冻不是很开心。

    他抽出爆豪的佩剑,剑是好剑,饮血无数的刃光仿佛能顺着温润的骨柄蔓延到血液里,凛冽的寒意流遍全身,他反手把削石如泥的剑尖戳在地上,霎时间冰墙裹挟着剑气的杀意顺着剑锋迫近爆豪胜几眼前。

    然而爆豪的反应和他料想的一样迅速,冰墙只能堪堪绕过对方身形封住退路。

    冰系魔法?

    还是几乎不用吟唱的大范围远程魔法。

    “你有精灵的血统。”爆豪胜己轻轻跃回地上,整个人看不出喜怒,“上一次我见到活人,就发现人族的水系魔法衰败得厉害,更不要提是变异的冰系……”

    精灵是自然元素的宠儿,他们对元素的应用就像语言一样得心应手,但人类远远做不到这点。

    “我的母……妈妈是精灵,精灵不再追缉和人类通婚的同族已经有段时间了。”轰焦冻颇有耐心和家里蹲久了的恶龙解释,而他接二连三的攻击依然如影随形,“虽然数量依旧非常非常少。”

    所以也难怪他那混蛋老爹折腾着翻遍整个王国才最终娶到了妈妈……

    却又不懂得珍惜。

 

ⅩⅦ

    即便不再禁止与人族通婚,精灵的衰败依旧无法遏制。

    爆豪胜己随手击碎了袭来的冰墙,隐约想起绿谷出久那个废柴身边一直跟着的小女巫,有一双尖尖的耳朵。

    原来有些事情潜移默化的改变早已有所预现。

 

ⅩⅧ

    大预言家坐在树梢,深绿的发丝掩藏在茂密的枝叶下,他不知想起了什么,嘴角绽开一个略带孩子气的笑容,随手一指,面前的窗户便乖乖打开,浅蓝的窗帘被涌进的风吹起,显露出一隅之地里满满的书架和一张小床。

    然而窗户又瞬间悄无声息地关上了。

    “哎呀,会被人发现的。”女巫圆圆的脸蛋从绿谷头顶的叶子里冒出来,有些责怪地看着他,明明是倒垂着头,她尖尖的帽子却依旧牢牢黏在发顶,宽宽的帽檐戳得对方有点痒,绿谷赶忙挪开老远,“对不起……我错了。”

    “不怪你啦,轰君一走果然还是会有点寂寞呢。”

    “嗯。”

    “轰君是个好孩子,就算是那条……就算是爆豪也会喜欢他的。”

    绿谷闻言轻笑了一声,对丽日做了一个轻声的手势。

    “我知道。”

    他看见命运的星辰交轨,是那样令人炫目。

 

ⅩⅨ

    飞过茂密的丛林一路向北,就是远离人族国度的岩窟,戈壁滩上零星散落着白骨,传说这儿与魔族出没的地带接壤,是所有冒险家和佣兵们口中的禁区。

    “你的朋友——住在这里——真的没事吗——”

    声音转瞬便消失在身后,云间冰凉的水汽伴着耳畔的风呼啸而过,轰焦冻把身子伏到最低,他紧紧扒着爆豪脖子上一块凸起的鳞片,几乎是贴紧了巨龙的躯体,幸好龙鳞长得足够结实,即便是承受着他整个人的重量仍然牢牢生在爆豪颈背,没有和轰焦冻一起被风直接刮到地上。

    反倒是自己的手快要被龙鳞锐利的边缘割成两截,轰焦冻想,那些神话和小说里的插图果然都是骗人的,能在龙背上安安稳稳坐着的一定不是地球上的生物。

    “啊!会有什么事?”

    爆豪的声音仿佛是隔着鳞片直接从喉咙传到轰焦冻脑海里。

    没什么,轰焦冻被声音震得一阵头晕,决定落到了平地再问。

 

ⅩⅩ

    他在极北的岩地见到了一条叫切岛的龙,鳞片是天际线和黑夜交叠般危险又张扬的暗红色。

    “啊哈哈哈哈住在这儿挺好的。”可惜这条龙一开口,危险又美丽的气质销声匿迹,切岛伸手到轰焦冻面前,从手背上变出一块鳞片,“喏,你摸摸看。”

    触感和爆豪的鳞片很不相同。

    “……很硬。”

    “是吧是吧,我睡觉的时候可能控制不好,一觉醒来浑身缝里刮得都是泥,不洗澡的话再睡一会儿里面就能长草了。”切岛的人形是个英朗帅气的红发青年,此刻正一脸埋怨,“但这里就不会有问题啦,都是砂子,又干燥。”

    切岛变出的鳞片四周和皮肤完美嵌合在一起,轰焦冻很想让对方多变几片出来仔细研究一下,却被爆豪胜己拍掉了手,轰焦冻也不介意,转过视线静静看着他等待下文。

    爆豪却好像无事发生一般,问道:“上鸣那家伙呢?”

    “他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早就飞出去玩儿了,唔,要叫他一起吗?”

 

ⅩⅩⅠ    

    上鸣龙八百年前帮切岛龙打完洞,不,是搬完家,就捏了个冒险者的牌子去游历了。

    “他好像是到海边填了个岛在住,否则在人族的镇子里,每次一生气邻居就以为暴风雨要来。”切岛不紧不慢飞在爆豪身后,他瞥了眼乖乖趴在对方龙脊上的轰焦冻,不怀好意地问,“这不像你,你想来不爱管人族的闲事,这回是怎么?”

    轰焦冻默默竖起耳朵。

    “我欠废久和大饼脸一个人情。”

    恶龙意外地坦率,那一瞬间,轰焦冻察觉到爆豪说了心里话。

 

ⅩⅩⅡ

    “哟!”

    金色的巨龙收起羽翼,身上锐利的黑色条纹被魔法收束成一撮黑发,俊俏的青年眨着一双和发色同样惹眼的金色眸子,一边打招呼,一边伸手去接原本坐在背上的人,“别怕——”

    然而黑发的女孩儿完全不领情,她提着裙子在半空中缓住身形,便踩着金发青年的脑袋轻巧地落在地上。

    切岛在一旁啧啧称道,并不留余力地用龙形发出鄙视的嘘声。

    爆豪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但他的余光并没有忽视轰焦冻见到少女时目光微动。

    他们认识。

 

ⅩⅩⅢ

    上鸣翻了个白眼,但还是不由自主上前给化成人形的红发青年一个拥抱,“好久不见。”

    切岛和他哥俩好地勾肩搭背,绽开一个爽朗的笑容,却是冲着在场唯一的女性,“介绍一下?”

    “你们好,初次见面,我是耳郎响香。”女孩儿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绍道,然后转过身子,弯腰向轰焦冻行了一个半礼,“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您,王子殿下。”

    切岛和上鸣同时震惊地看向爆豪,然后四道视线瞬移到少年身上。

    是王子殿下啊……

    然而更令人震惊的是轰焦冻的反应,他对两条龙探究如炬的目光置若罔闻,屈膝还了一个再标准不过的骑士礼:“你好,伯爵小姐。”

    切岛表示自己收到了伤害,但是当他看到上鸣竟然还是和他一样震惊时,那种蛋疼的落寞瞬间化为幸灾乐祸,他拍拍对方的肩,“你也不知道吗?”

    “托你的福。”上鸣偷偷瞥了眼爆豪,果不其然被瞪了回来,他摸摸鼻子,“……我现在知道了。”

 

ⅩⅩⅣ

    “那你之前知道吗,爆豪?”

    “啊?”没好气地斜了两条龙一眼。

    “就是那个啦,轰焦冻的身份。”

    “不知道。”爆豪胜几不假思索道,“无关紧要的事情。”

    果然是毫不在意人族的事情呢,从本质上来说。

    轰焦冻对于爆豪胜几来说,就是轰焦冻而已。

 

ⅩⅩⅤ

    爆豪一骑当先地飞在老前面。

    “所以爆豪叫上我们到底想去干嘛,喂,问你呐——”上鸣电气悄悄飞到切岛边上,暗搓搓靠近到翅膀差点打架,低声问道,好在耳郎面前显得自己不那么一无所知,比较低调深沉有思想。

    “对了,我也不知道啊!”切岛前爪一拍脑壳,撩起嗓子就喊,“爆豪——我们这是要去干啥——”

    上鸣:……

    反正不是他开口问的。

    “封印之地啊和你说的啥都没听进去吗混蛋——”

    “去神陨之地。”

    轰焦冻飘忽的声音可怜地被夹在戾风和爆豪的声线里,显得格外遥远。

    哦,原来是要去挖坟啊。

    两条龙恍然大悟。

    

tbc.


写得很快乐但结局完全没想好是快乐or not


评论

热度(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