荏笙

爱一切美好事物

【静临】 驯服

二粥:

  #迟到的生贺,熙熙 @折原熙☆ 生快!!! 
   
  #一发完,ooc,狼人,NC-17
   
  正文 
   
  01
   
  谁能将谁驯服? 
   
  那是凄怆到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呼,一只灰白皮毛的狼向声源地远远眺去,它慢慢直立起身,从脚底传来的痒意扩散至四肢百骸,约摸五六秒的时间,他浑身的毛发便消失不见。 
   
  它变成了身材修长的少年。除了那条无处安放的尾巴,少年的一举一动都更像只狡黠的狐狸,尤其是那双眼尾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少年的尾巴逐渐消失,他在寻找蔽体的衣物的途中敏锐地发现了只动物在偷窥自己。 
   
  他脚步不停地继续前进,漫不经心地用余光打量草丛后的那只兔子,等它不敢跟上前时开口:“你看见我是狼人了,还盯着我裸体看了大半路,你说我该不该杀你呀?貌似兔子比人更好吃?” 
   
  那清朗的嗓音如和煦春风般抚人,兔子却瞬间哆哆嗦嗦地卧在地上,眨眼间化成一个男孩,他结结巴巴道:“我,我是人,我不好吃。” 
   
  折原临也笑了,他凑近些问:“你主人派你来跟我送药?” 
   
  “是,不……我主人让我告诉你,材料匮乏,药得明天才能送过来。” 
   
  怪不得这小男孩这么怕他,不过眼见男孩泪水蓄满眼眶,满脸写着“求求你别杀我我不好吃”,他顿时也无心思吓唬一个跑路的,他草草打发了男孩。那种化形的药……他抿嘴再次向狼群那个地方看去。 
   
  最初的凄鸣就是从那里传来的,又有狼被驱逐了,不合群的、怪异的、和同类不属于一个世界的。 
   
  那只狼脾气极爆,偏偏战斗力又秒杀周围狼群。不久前这个狼群还把他置于神坛,结果利用它灭了来争夺地盘的另一狼群后就干净利落地把它丢弃。折原临也不禁笑起来,生物的本性,果然是恶劣到骨子里的。 
   
  习以为常了,毕竟他也曾是狼群的一员,最后却被狼群拿他的两个小妹妹——那么小的狼崽来威胁他离开。尽管不是人类,害怕疏离并渴望杀死比自己乃至同族强大的同类也不是什么不常见的事。他冷漠地收回目光,转身走进密林。 
   
  次日折原临也依旧早早去了密林外围,等到稀疏的枝叶不足以遮挡视线时,一声怪异的惨叫也砸进耳朵。是那只兔子的,折原临也向声源方向望去,正瞥见一只灰黑的狼撕咬那只兔子。 
   
  不及折原临也阻拦,那只狼便已经啃完最后一根骨头,心满意足地舔舐皮毛上余留的鲜血。它抬眸看向走来的少年,琥珀色的瞳孔由于逆光而显得阴森不定。 
   
  “你吃了这只兔子没什么,”折原临也危险地眯起眼,“但它身上有我要的东西。” 
   
  灰狼嚎叫一声,作势要咬断折原临也的脖子,少年轻松躲过,继而狠狠一记侧踢把灰狼踹出一米来远,“这么嚣张?” 
   
  狼之前轻敌才落入下风,它咆哮一声,准备扑过去却被少年闪身躲开,折原临也知道硬碰硬抵不过它的蛮力,却还是跃跃欲试地挑衅看着它,瞥见它茶金色的瞳孔时一愣,意外发现一个惊奇的事实。 
   
  灰狼被少年眸子里轻蔑狡黠的光芒激得尾巴直竖,磨着牙发出咕噜的闷吼,少年站在不远处睨着它,眼角眉梢还挂着笑意,他语气轻快道:“你不记得我啦?” 
   
  “啊,想起来了,我现在是人形,”少年耸耸肩,毫不畏惧地走进那头狼,“真笨,是人就认不出来了。” 
   
  折原临也是狼人,在未分化之前,他以狼的姿态和这只茶金色眼眸的狼追赶打斗近三年,直到他被赶出狼群,说起来,他倒真有些怨恨它。 
   
  不过过去已经成为过去,折原临也无意翻看落满灰尘的回忆,他走到狼面前,安抚性地把它的爪子放在自己手上。 
   
  灰狼不明所以地望着他,却没再暴起伤人,只是危险地从喉咙溢出低吼。尾巴却因为少年抚摸脊背的皮毛而下意识翘起来摆动,折原临也满意的笑,“你就叫小静好了,往后我会教你这只笨蛋听懂我在说什么的。” 
   
  至于药……那只兔子到无所谓,他这么想。所以当翌日药剂师直接找上门来时折原临也还有些不可置信。 
   
  药剂师泫然欲泣地看着一人一狼,“我家兔兔不见了……” 
   
  “咳,那什么,”折原临也一顿,面色自然道:“对啊,我正想问你药呢?” 
   
  药剂师咬牙,“我昨天让我家兔兔给你送药,然后他不见了。” 
   
  小静从陌生人进屋就开始乱发脾气,折原临也不得不挟制住它,冷静道:“然后呢?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药剂师眼尖的瞥见昨夜未清洗的狼爪子前端上沾的短短的一根白色的毛,心里骂句折原临也真不要脸,继而浮夸地指着小静喊:“是它!” 
   
  “嗷呜!”小静本就易怒,见他指着自己更是不爽,折原临也面不改色地搂住它,防止它暴起伤人。 
   
  “兔兔辣么可爱!你们怎么可以次兔兔!”药剂师吼。 
   
  02
   
  小静把自己皮毛舔舐得水光发亮后总是喜欢凑到折原临也身边,恨不得把他也从头到尾舔一遍,但往往还没碰到脸时就被各种踹出去。 
   
  这次不一样,他趁着折原临也摆弄小零件时跳过去,毫无预警地用口水糊了他一脸,折原临也感受到那温湿的舌头时已经被舔完脸了。 
   
  “我认输了,我以为我能教你听懂人话的。” 
   
  小静不满地吼叫,折原临也以前就是狼自然可以听懂,它是在嫌弃自己天天不洗澡。 
   
  “我不需要像你一样舔毛的明白吗?”折原临也撇过头,自问自答,“算了,你不明白。” 
   
  折原临也常去森林外的村庄,他丝毫不减对人类的迷恋,哪怕成为人之后,甚至常对着小静呢喃人类的有趣之处。今天也不例外,他打定注意把上次没清理完的事处理好,于是摸了下小静的头就匆匆推门离去。 
   
  那种奇妙的感觉是从腹部开始的,倏忽间传递至五脏六腑,小静强忍住宛如斧钊般裂开的痛楚,茫然又愤怒地嘶吼。 
   
  待到撕裂般的痛意变成如密密麻麻的针刺入皮肤的疼痛时,它……他茫然地抬起原本该是爪子的手盯看。 
   
  他对着墙上的镜子拍了拍脸,吐出折原临也最常提到的那个词,“人……类。” 
   
  他是人类了,而折原临也最爱的是人类,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会爱自己?不,还有尾巴,他还不是人类。 
   
  小静想到那个常来送药的药剂师,他和折原临也去“拜访”过一次,他心底有了主意。 
   



  药剂师发誓今天是他最倒霉的一天,他有味药草用完了,正打算出门时看到名裸体男人手脚并用地跑过来。他果断把门狠狠关上。 
   
  结果下一秒木门就被撞开,他也被撞飞老远,既呆愣又不知所措地看着裸……尾巴? 
   
  “这年头角色扮演还玩人兽……”他瞥见男子凶狠的表情后逐渐消音,随后看到男子一直指着自己屁股嗷呜嗷呜不知道说啥。 
   
  药剂师屁股往后挪,“我对男人不感兴趣,虽然你身材的确不错……”随后他瞪大眼睛。 
   
  “等等!你不是人对吧?你是小静对不对?”药剂师灵光一闪,“它身上有带给折原临也那个混蛋的药,就是你这个杂种吃了我的兔兔!” 
   
  小静不知道他在咆哮什么,还以为他要帮自己变成人,便点点头。 
   
  “啊啊啊要被气死了!”药剂师见他这么嚣张,简直无语,平复了半天才问:“你又想干嘛?” 
   
  小静对着他比划。 
   
  “……你想让我切掉你尾巴?” 
   
  变成人并不是四肢爬行变成双腿走路而已。折原临也是狼人,故而付出的代价要小一点,药剂师折腾了小静大半个月,顺带教了他不少词汇和语句。 
   
  虽然他对“他喜欢人类,那么我变成人类他就会喜欢我”这个结论持反驳态度,但还是很负责任地教给他怎么表白,“你就直接说我喜欢你,他要拒绝你就揍他——诶诶别瞪我,没听说过打是亲骂是爱吗?” 
   
  最好“亲”个两败俱伤,也算为我兔兔保仇了。药剂师满意地看着小静认真点头。 
   



  一阵阵敲门声扰得折原临也心头一慌,有那么一刻甚至以为是自己的狼回来了——它已经消失大半个月了。他有些疲惫地打开门,看着金发男子,“你是谁?” 
   
  “我喜欢你。” 
   
  “……?”折原临也没工夫搭理他,作势关门。 
   
  “我喜欢你。” 
   
  许是语气过于认真严肃,折原临也竟没有狠狠摔门。 
   
  “我在等我的狼。”折原临也平静地说,看见金发男子面露不解,茫然的宛如初生的婴孩,他干脆直接了当地吐出伤人的话,“我不会喜欢一个陌生人,更不会和你在一起,别妄想了。” 
   
  他愣怔地站在那里,翻涌澎湃的情绪搅得他五脏六腑恶心发痛,说最喜欢人类的不是你吗?!他想用最恶毒的语言来咒骂少年,可鉴于他刚刚成为人类没多久,除了少许简单的词汇,他根本不知道这种愤怒该怎么表达。 
   
  折原临也聊胜于无地看着男子无从发泄的情绪变化,倏忽间瞥见了衣服内侧有着驯兽师的标志,对于大部分野兽而言,温顺如家养动物般卧在驯兽师身旁是耻辱,他变了脸色,走进些道:“你知道我是狼人了?想驯服我?” 
   
  “驯服”对于金发男子而言还是高级词汇,他皱眉狠声问:“什么是驯服?” 
   
  折原临也寻了个接近的意思,“就是把一个人关在身边。” 
   
  不谙世事、刚化作人形没多久的狼:“这样的话,我是想把你驯服。” 
   
  “白日做梦。”折原临也精确地下了判定,他饶有趣味地盯着金发男子,“每个生物都是独立的个体,就比如换我把你驯服你愿意吗?” 
   
  他说的每个字平和岛静雄都知道,可连在一起就好像古老的咒语般难以捉摸,他一眨不眨地盯着折原临也,少年脸上挂着嬉笑,满不在乎又居高临下地睨着他,仿佛正在算计着什么。他该说什么,诚实地说“是”吗?还是违心否认?他会落入那个狡诈的少年的圈套吗? 
   
  谁又甘心被谁驯服呢? 
   
  当两个同样强硬的生物相聚,谁都不愿先低下头颅,哪怕胸腔内的心脏已经为对方疯狂叫嚣,也强忍着好胜的自尊,直视着对方维护属于自己的骄傲,“我不爱你。” 
   
  折原临也早就知道他这漫长的生涯中不会遇到一份纯粹的“驯服”,他从未怀期待,于是平和岛静雄陷入沉默后他也并无多少讥讽。但他还是颇为可笑地轻瞥一眼对方,如蜻蜓点水般略过,漫不经心又嘲讽至极。 
   
  平和岛静雄一瞬不眨地盯着他看,自然没有错过他的神情,如鲠在喉,最后咬牙向折原临也扑去,毫不留情地举起他狠狠扔到墙上。 
   
  两人瞬间厮打扭曲在一起,一拳一刀皆是致对方于死地。折原临也不抵蛮力,轻跃到身后榆树分枝上丢出几把小刀。而不等他唇角上扬,身下的树便被平和岛静雄连根拔起,带着他一同重重摔在地上。 
   
  平和岛静雄肩上插了把刀,他也不在意,双目通红死死盯着黑发少年,隐隐有化兽的前兆。他到底没能忍耐住,几秒后一条尾巴从身后冒出。 
   
  折原临也愣住,脑袋里的那根弦一下子绷紧。紧接着就是几乎破风的拳头砸到左脸,他感受下嘴里的铁锈味,边冷笑边不遗余力地踢在金发男子腰侧。 
   
  他们不知打了多久,直到两人皆遍体鳞伤鼻青脸肿,事情像是失控了一样。 
   
  对视的眼神中碰撞出热烈的火花,几乎在折原临也拉着平和岛静雄领带到跟前时,平和岛也同时吻上那片红到心悸的嘴唇。两人不甘示弱地在彼此嘴里吸吮舔舐,最后迫不及待地撕扯自己和对方的衣服,恨不得把彼此拆吃入腹般狠厉果断。 
   
  在平和岛把自己撞进折原临也的身体时,灵魂缺失的那种冰凉感逐渐消失,变得圆满到喟叹。折原临也咬牙咒骂,“你,你特么厉害啊。” 
   
  平和岛静雄不明所以,真的以为他在夸自己,于是更卖力甚至粗暴地贯穿折原临也。身后的尾巴摇得十分欢快。 
   
  “你知道吗小静,做爱的本质是灵与肉的沟通,”折原临也咬牙切齿,“不是活活把人干死!” 
   
  可惜金发男子耽于肉体无法自拔,错过了为数不多的、能听懂的、黑发少年的关键词。 
   
  折原临也制止住金发男子胡乱啃的动作,推开他翻身压上去,“穿得衣服是谁的?从哪个驯兽师抢的衣服?该不会是那个药剂师男票的……听不懂是吧,别乱拱,有你好受的。” 
   
  谁都无法将谁驯服。 
   
  03
   
  爱可以。 
   
  两人最后皆是筋疲力尽地躺在尚算干净的床上,折原临也刚躺下就背朝着平和岛静雄,他把被子捞过来些,难得有些尴尬。要知道一般情况他才是让人尴尬不知所措的那个人。 
   
  打一炮,打一架。真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双管齐下更是见效地要命。折原临也心里那头从来不蹦不跳的小鹿从他们吻到一起的那一刻就开始乱撞,他早该想到这人是属于他的那只狼,他了然地想,他喜欢他。 
   
  不是因为同样不被同类接纳而惺惺相惜的喜欢,不是这人蠢得要死却真心真意地对他好,不是他对他敏锐的直觉。只是因为,那是他的狼啊。旁人摸不得、想把他圈养起来、同他相处一生。 
   
  折原临也漫无边际地想,这是算驯服呢,还是算爱呢。 
   
  这时他察觉到身边破碎的压抑,他一愣,反应过来这是平和岛在哭。他又是愣怔地屏住呼吸。旋即有些好笑,拜托,被艹的现在都浑身隐隐作痛的是自己吧?我屁股疼地没法正躺着好好睡觉我吱一声了吗?你哭个什么鬼? 
   
  平和岛静雄从没怎么丢脸过,他心底七上八下,满腔怒火和彷徨,从未体验过的感觉把他折磨得煎熬无比。他没有哭,只是很想把自己蜷起来缩成一团,免得再让那个狠心的人往自己心口捅个窟窿。他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做,一觉醒来后将面临什么——很快他就不担心这个问题了,因为根本睡不着。 
   
  折原临也被这压抑的沉重呼吸扰得心神不宁,他瘪瘪嘴,没好气道:“转过来。” 
   
  没想到平和岛脾气更倔,试图凶巴巴地——如果没有抽了下鼻子的话,道:“不要!” 
   
  折原临也被气笑了,他真是不知道平和岛哪来那么大火气,沉默了几秒后干巴巴道:“我腰疼。” 
   
  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不一会就有只温暖的手掌覆在侧腰上轻轻揉捏。折原临也嘴角上扬起一会弧度,暗道果然吃软不吃硬。他放松下脊背,向身后的人靠去,撞到那副有些僵硬的身体后满意地缩进去,顺带把那人的手拉到自己腹肌上。 
   
  他没有扭头,所以他自然没看见金发男子笑得像个傻子一样的表情,这也是好事,不然指不定把他踹床底也是很有可能的。 
   
  但即便没看见,折原临也还是感受到贴在后背上的胸膛传来的闷笑,以及被窝里的冷空气。 
   
  “别晃尾巴了。” 
   
  “……没晃。” 
   
  Fin
   
   
  熙熙这个生日简直是普天同庆!!!抱住熙熙不松手啊啊!大家都节日快乐啊! 
   
  然后小声告诉小可爱们,不要害羞地告诉你喜欢的太太你有多爱他吧,随手的小心心和评论可以给他们很多温暖,虽然太太们不会按热度来写文,但是喜欢的人多肯定会很开心然后就爆字数了。像乌冬短小君雪太太安珂桑秋泽太太还有别的(抱歉最近没上lof也不太清楚)这些依旧在静临圈产粮的太太,好好珍惜吧,告诉她们真的很喜欢。 
   
  希望依旧在坑底的小可爱可以玩得开心(别圈的小可爱也玩开心,做人嘛开心最重要),圈子冷下来也不打紧,还有太太们陪我们抱团取暖……而且!我萌的cp都一点不冷!一点不虐!爆甜!超级甜的QAQ

评论

热度(113)

  1. 荏笙二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