荏笙

【现欧】【知乎体】异地网恋第一次见面如何化解尴尬?

游宋宋宋:

新世界线设定。
题源知乎。


异地网恋第一次见面如何化解尴尬?

如题。

14,110人关注 2,139个回答



Heimdallr


被Y他本人,甚至几位熟知的朋友发现这个回答了,匿名也就没有多大的意义了,就此取了。

再补充几条评论里问得多的问题。

1、关于性取向。Y之前确实是直男,我在认识他前并没有非常明确自己的性取向。所以与其指责我强行把他掰弯诸如此类,更不如说我们爱的人,刚刚好和自己是同性别而已。

2、关于叙述的真伪。我和Y之间确实存在许多巧合,评论区多有质疑,我也不想多加解释。毕竟我们这种情况确实是特例,如果拿来当网恋或者异地恋的教材来看确实欠妥,就当个故事来看就好,不用深究。

3、关于隐私。我和Y并不打算太过宣扬,所以不会暴露私人信息,也希望诸位不要多问了,正脸照片是不会发出来的,感谢。

————

更新一下。

和Y在一起差不多两年半了,慢慢有了共同的好友圈子,也见过了彼此重要的朋友。出柜会在正式工作并且一切稳定之后,现在他在十一区读研,而我留在美国。

依然异地。

不过我偶尔会趁着假期闲暇去日本找他,短暂地住几天,吃饭看电影散步,感情有增无减。


陪他一起赏樱花。

[照片.jpg]

我拍照的时候他在我身边到处乱窜,偶尔停下来追着被风吹着飘飞的花瓣。我抓住时机角度拍到了他一个模糊的背影,不过后来他说这张照片把他拍得太傻,让我删掉,但我还是备份留下来了。很可爱,拿出来做个分享吧。

————

以下是原回答。


我觉得会来看这个答案的人,多半是正在异地网恋而且面临见面,所以内心恐惧的人。事实上我也是这类人之一,我在和对象Y见面之前,曾经默默地将这个问题下的答案翻了大半。

我想说的是,不论是异地恋还是网恋,或者是二者总和,都是一种“恋”,而爱情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我和Y性别都为男,这个一定要写在前面,并不要求所有人都支持,但是如果接受不了大可以现在退出去。

并不想在评论区看到负面言论,感谢。


先简单交代一下背景,我和Y报考的都是帝都同一所大学,选择的专业也相同,所以我们原本是有机会成为同学的,但是我因为家庭因素选择了本科出国,目前坐标西五区。

我是机缘巧合下,通过某个高中同学和Y认识的。Y在开学的第一天就被周围人发现具有欧皇的特质,某游戏(不打软广,大家意会)的SSR出货率高到令人羡慕。这个游戏我也在玩,但是手气格外地差,所以高中同学作为中间人,把Y的游戏账号发给了我,衷心地希望我这个非洲人可以在欧皇的带领下成功偷渡到欧。

我就去加了Y的好友。

对Y的最初印象就是个欧皇,发过来的截屏是SSR满图鉴, 听说随手单抽都能轻松出茨木。

当时感觉他这个人有点慢热,性格也比较沉闷——后来才知道他有严重的社恐心理,或多或少地在网络上也会表现在陌生人面前。我对于交友此类也没有多大的兴趣,当时刚到异国还有许多事情需要适应和处理,他也因为刚开学所以比较忙碌,我们简单地问候了一下也就没再联系过了。

后来再有联系是大约半年之后,高中同学来问我,某游戏在北美率先发行,能不能麻烦我做个代购。

在我印象里这位高中同学并不对这类游戏感兴趣,我出于好奇多问了一句,他告诉我想要代购的并不是他本人,而是欧神,因为不好意思提,所以选择了间接来问。

我当时没有反应过来欧神是谁,同学解释说,就是之前那个手气非常欧的0氪大佬,我这才想起是Y,这个外号倒是非常适合他。

代购一张游戏光碟而已,这不算是什么大事,我也就顺手帮了忙。问了Y的地址之后寄回了国,也因为这个契机我加了Y的微信,然后交换了名字。

[聊天记录.jpg]
天地無用:谢谢你帮忙
Heimdallr:客气了。
天地無用:呃,付你代购费?
Heimdallr:不用。
天地無用:我会不好意思的。。
Heimdallr:…要不帮我抽个卡?

后来他登了我的号,帮我单抽出了一张SSR,从此我们就算是渐渐熟络起来了。

Y是一个游戏爱好者,从普通的抽卡回合制手游到PS4主机游戏都有所涉及。后来我们常常一起组队吃鸡,这里要再一次感慨一下Y的欧神称号,几乎把把落地就拿98k和八倍镜,天命圈也是十有八九。也是因为他的出现,让我落实了命运之神的眷顾是真的存在的想法。

不过时差在我们的交流里也是个很麻烦的存在,西五区和东八区,刚好被划开了十二个小时的界限。然而他惯常熬夜,而我乐于早起,随着渐渐地熟悉,我们已经对彼此放心到可以交换游戏账号,在空闲的时间顺手帮着对方清了当天来不及做的日常任务。

Y通过我的高中同学对我有了最初的模糊的认知,大概觉得我是个出了国的悠哉悠哉的高富帅。事实上,我在异国的前几个月并不顺利,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因为某种原因所致,我有很严重的心理疾病,我过分地追求整洁,拒绝外界的污秽,甚至拒绝和别人的过度交流。这一点严重影响了我正常的交际,并且让我在一段时间里非常暴躁。那时候Y和我说了一句话,他说:“人和人之间不可能是毫无关系的。”

这句话在当时给了我很大的激励,其作用远远不是现在的我可以描述出来的,总之,我尝试着一点点去接受外界,并且做出了显著的改变。

Y的家庭也是比较复杂的,他受着父母的管束和压力,所有的叛逆情绪都在踏入大学之后爆发了。大一学期临近期末,他几乎整夜都不睡觉,游戏时常在线,对于我关切的询问他支支吾吾,我是后来辗转询问了高中同学,才知道Y已经旷课很久了。

“听他同宿舍的人说,欧神期末估计得全挂,搞不好要留级吧。”

那天是平安夜的凌晨,我因为忙着修改课题论文而难得熬了次夜。从同学那里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下意识地切出去回到了Y的窗口,在对话框删删写写很久,也没组织好语言。

我盯着窗口出了很久的神,直到对方的消息先一步跳出来,他说老高你没睡吧,要不要一起吃鸡。

那局赢得很顺利,我掩护他拿到了空投里的AWM和马格南子弹,在缩得小小的决战圈里,他轻松拿下了最后一个人头。

他沉闷了许久的声音终于稍微高兴了一点,在麦的那边炫耀着自己的十八杀。我忽然想到一个主意,轻声和他说:“期末考试顺利的话,我帮你清steam购物车吧。”

我认为于他而言,自己开出的条件已经足够具有诱惑力了。麦的那边却沉默了很久,在一下接着一下的轻微叹气声里,我似乎隐约听出一点的浓重鼻音,最终是小声的一句:“老高,你能不能陪我说话?”

他把我当成大洋彼岸一个熟悉的陌生人,所以愿意把自己坚硬的外壳剥开,向我吐露最真实也是最脆弱的灵魂。他有来自家庭的束缚和压力,所以被压制了本能和自我的意愿,他选择了一种自损的方法来抗争。也是在那个时候我了解到了他所有的隐忍与不快乐,可是他在孤立无援的境况下,只能抱着膝盖蹲在自我封闭的空间里…他很无助,也很寂寞。

“和另外两个舍友关系也就那样…”
“同学?不知道,没见过,我没怎么去上过课。”
“本来想去话剧社的,想了想还是算了…”

我理解他,因为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和他是同类人。所以我很果断地用了同样的话来告诉他:“人和人之间不可能是毫无关系的。”

他曾经引着我走出黑暗,所以这次换我来拯救他逃离这场沉沦。

从那之后我们的关系在无形中更推进了一步,像是掌握了彼此的小秘密,我督促他去上课,他提醒我去医院复诊,我们与彼此并肩,往更好的方向一步步迈去。


后来的几年过得平平淡淡,Y有过短暂的一阵子迷茫。我劝说他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于是他在考虑之后选择了出国读研。紧接着是考试和零零总总的忙碌,等一切重归安定的时候,Y已经开始在朋友圈分享东京的樱花了。

于是我们真正地隔开了一个太平洋,时差扩大到了十三个小时。Y初到日本,偶尔也会有一些生活上的问题,我都乐于帮他一一解答。我能感觉到他越来越依赖我,我也能够不负他的信任。

至于我们的关系发生转折——源于Y在某一天突然告诉我,有一个同为留学生的中国女生和她表了白。慌乱之下Y急急向我求助如何婉拒对方,理由是“老高你这张脸这么招人喜欢,一定很有恋爱经验”。在我再三确认Y是真的对那个女生没有意思之后,莫名地松了一口气,心里竟然不知道为什么就被点燃了一团火,烧得我坐立难安,心神不宁。

[聊天记录.jpg]
Heimdallr:我其实没有谈过女朋友。
天地無用:靠,这么帅,都没有人追你吗!
Heimdallr:…有。
天地無用:哦,明白了,你一定有求而不得的暗恋对象。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Y四人寝的宿舍里空着的位置属于我,我和Y是最亲密的友人。我帮他带饭,和他一起去洗澡,陪他打游戏…从平时与Y对话里拼凑出来的关于W大学的形象逐渐丰富,甚至清晰到自习室的桌椅,图书馆的书架…每一幕都真实得仿若身处其境。

我后来是被消息提示吵醒的,Y连发了好几条过来,连珠炮一样问我所处地的雪灾严不严重。

“靠靠靠你怎么还不回消息!”
“你不会被雪埋住了吧!”

我还没从睡梦中彻底清醒过来,花了几秒钟来辨清梦境与现实,然后十分淡定地回消息告诉他,雪并不是特别大,而且周末不怎么出门,让他不要担心。

“我看到新闻都惊了,那么厚的雪,都埋住汽车了!”

他在担心我。我握着手机,忍不住就微微发起笑来。

到这个时候,我已经很清楚自己的心境了。在经历了一段相当长的,没有必要详细赘述的自我纠结之后,我告白了。

[聊天记录,jpg]
Heimdallr:其实有件事我犹豫了很久。
天地無用:嗯?
Heimdallr:在想要不要放弃算了。
天地無用:啊?
Heimdallr:帮我抽一下卡吧,如果你十张里能抽到ssr,我就继续。
天地無用:那我肯定能抽到。

天地無用:………………
天地無用:[截屏.jpg]
Heimdallr:全R啊?
天地無用:这不科学,我运气没这么差过。
Heimdallr:没事,是我运气不好。
天地無用:啧。就知道你这种氪金大佬会忘了分享拿蓝符。你等着。

天地無用:[截屏.jpg]
天地無用:诺,SSR。

他当初和我说,做选择的人是自己,就不用管别人的看法,说到最后觉得干巴巴的文字毫无说服力,干脆直接发了语音条过来,气呼呼地指责我:“明明满脸的不愿意,还用这种概率事件来做决定?”

我整整十分钟没有回复。

[聊天记录.jpg]
Heimdallr:我喜欢你。
Heimdallr:不要惊讶,就是那种喜欢。
Heimdallr:那么现在…你还会让我继续坚持吗?
天地無用:…………
天地無用:爸爸等得好苦,傻儿子你终于肯开口了。

然后我们在一起了。

后来我和Y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我们在火锅店吃火锅,他一边把牛肉拨进红汤锅里一边和我大呼:“还好爸爸我运气好,要是没有那张SSR,你是不是打算憋死啊?”

…不知不觉就扯远了。回归正题,我和Y素未谋面,对彼此的了解仅限于照片,语音和对话里拼凑出来的生活片段。我知道自己的行为可能非常的冲动,但我已经不满足于这种朋友的关系了,所以我跨出一步,和他隔着网线谈了恋爱,我想要拥有他,甚至想到了和他唇齿相依,拥被而眠的日日夜夜。

我们打算见面是在确定关系后大约三个月,他趁着短暂的假期回了一趟国,刚好我也有事要回国,于是我们两个就打算见一面。关于见面地点商讨了很久,最后决定去成都——也就是他家那边碰面,约了一家星巴克,见了面再一起去附近一家火锅店吃饭。临约定时间前一个小时,他还紧张兮兮地给我发消息。

[聊天记录.jpg]
天地無用:你不会嫌我丑,然后见光死吧。
Heimdallr:…又不是没见过照片,前两天也还刚视频过。
天地無用:我他妈就是紧张!
Heimdallr:放松。我在地铁上了。

他当时在星巴克外面的椅子上坐着打游戏,我一眼就认出他了。他低着头没看到我,于是我过去问:“打扰一下,XX火锅店怎么走?”

我对象就是个社恐,虽然通过近几年的努力改变了不少,但是面对生人搭话还是紧张。果不其然,我就看着他玩游戏的动作顿了顿,抬手指着一个方向支支吾吾地回答。

“啊?就,就那个,直走……”

他抬起头,终于和我的目光完美接上,怔愣了几秒突然笑出来,说老高你这个幼稚鬼。

一起去火锅店的路上,他还止不住地小声地嘀咕,说老高你真人比照片视频都好看,是不是经常有人夸你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

我不能吃辣,而Y是绝对的辣味爱好者,所以我们各自妥协选了鸳鸯锅。吃饭期间我们聊得很愉快,非常迅速地进入了状态,并没有丝毫尴尬。彼此都从刚开始的一点点拘谨逐渐恢复到网上聊天时的亲昵,Y还一边从红汤里捞肉一边看着我的白汤叹气,说你怎么就这么不懂得享受火锅的乐趣。

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很短暂,因为彼此都要忙着回去。我们在机场无人注意的角落里交换了一个匆匆短暂的亲吻,他用力地拥抱了我,说了句我爱你。

就是这三个字,让我觉得翻山越海,都有了意义。


后来我们仍旧处于异地恋,彼此十二分的信任和爱意,太平洋和时差是我们无法跨越的,但这并不能成为阻碍我们感情升温的鸿沟。我们习惯于分享彼此生活里琐碎的小事,吃了什么,遇到了什么人,课程里有什么难题,诸如看见一只可爱的猫都要拿来津津乐道一番。所以即使身处遥远之外,我也清楚Y租住的公寓底下的便利店的巧克力在哪个货架。

买东西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随性的事,看到什么,觉得对方可能需要,也就当机立断买下来了。所以我经常趁着各种节日给Y送礼物,大多是游戏主机或者各种配套游戏,连带着吃的玩的塞满一箱子就给他打包送到十一区。Y一次不落地回送回来,衣服鞋或者各种生活用品为主,慢慢地摸索我的品味爱好,每一份礼物都能让我惊喜。以至于现在在我的公寓里,大到柜子小到拖鞋,都可以被我拿来骄傲地炫耀,是对象买的。

我们之后大概会回国,如果Y喜欢,我也愿意陪他留在日本。这些事情都可以彼此慢慢商讨,毕竟我们怀着爱着彼此的心,未来的一切困扰都不能算作困扰。


写这个答案的前一天,Y和我说他做了个梦,梦见我们是大学舍友,我暗恋他好几年不敢表白,然后Y醒了就打越洋电话过来嘲笑我怂,哈哈哈地笑了半天。

如果我再早点和他告白,也许可以把他拐到美国来,也就可以提前结束异地恋了。不过他坚持认为日本挺好的,还可以和他老婆新垣结衣呼吸同一国家的空气。…没办法了,随他。


用一段聊天记录收尾吧。

[聊天记录.jpg]
Heimdallr:…我想你了。
天地無用:想我什么啊?
Heimdallr:想和你结婚。


最后告诉一下要奔现的朋友,尴尬不必有心去化解,也许它根本就不存在。

毕竟风尘仆仆赶到你身边,已经胜过了所有遥远的浪漫。



编辑于5:21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赞同3k 评论1k

End.

评论

热度(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