荏笙

爱一切美好事物

《 Wrestling Monsters 1&0》

朗衡臻:

> #* Title: Wrestling Monsters *斗兽


Pairing:枢木朱雀/鲁路修


Rating:NC-17


Notes:宇宙大战的第三年,人类已经没有多余的人力物力支撑下去,然而胜利依旧遥遥无期。


Warning:哨兵向导设定,不清楚的可以去搜搜,是点文。有些比较小众的设定我会做出标记。高阶机甲有几乎独立的思维,使用精神力操控。不一定写不写完。无羁者写完了正在改。


首都,主塔最高层,凌晨一点三十分。


诺妮特·艾妮亚葛拉姆①皱着眉头,看起来焦急又困扰。她面前悬浮着整个帝国的3D建维图,只有半部分是清澈的蓝色。


“我们还剩下不到百分之六十的土地了。”她的声音有些颤抖,竭力保持着平静,“它们…越来越多,能源不够了,不想点办法的话,我们撑不了多久的。”


她身边围坐着几个人,都只是看着建维图没有动,像是被吓住了。在这个空档里,她身边的只能称得上是少女的孩子少见地蹙眉发话了,“首席哨兵在哪里?”


“就要回来了。”红光照亮诺妮特的侧脸,她紧紧闭上眼睛,不到一会又睁开了,“将军完成了对西部的反击,正在往这里赶。”


“塔里的老家伙们怎么样了?找了把帝国的利剑帮他们卖命,自己待在银河系中心…”基诺狠狠向后一倚,被诺妮特用手势制止了。他蓦然想起现在就是主塔内,恨恨地翻了个白眼,嘴里的嘟囔还是不停,“要是卡莲在…他们早就脑袋开花了。”


塔外风雨交加,道路上已经没有人了,巨大的高塔巨兽骨骸一样立在潘多拉贡中心,在深沉的夜里默然地昂着头。


Chapter.1


“下一位,鲁路修·兰佩洛奇!”


少年有一头漂亮的黑碎发,身形有些瘦削。他怀里抱着一团黑色的毛绒物,穿过静默的人群向塔内走去。


走道长长,深不见底,闪着人工制造冰冷而明亮的光。鲁路修皱起了眉头,他能感受到的声音太多了,刚刚觉醒为向导,他还有些不习惯。即使如此他还是凝起精神感受了一下一路上有价值的心声。


“我害怕,我想回去。我不想当什么向导了。”


“救救我,这是什么?不要…”


鲁路修有些厌烦地甩了甩头,试图远离这些心声。看来房间里确实有些不能见人的事情,塔防也没做太多的精神防护,估计是不相信有新晋向导会冒着风险用这种能力,他们的心灵尚脆弱,太多的心声会压垮新晋向导们,甚至把他们逼疯。


少年冷笑一声,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房间牌,继续向深处走去。


皇历217年,远星系崛起了一股神秘的力量。他们以红色的飞翼作为图腾,不知经历了多久的酝酿,跨过千万兆光年来到了宇宙的已知区域,进行了大肆的掠夺,传染,播种。由他们制造的怪物生理能力是人类的几倍,数量之大让各个星系地方政府无法统计。


人类进行了抵抗,但是几乎毫无成效。面对种类各异的猛兽,他们节节败退。那些怪物像是不懂得满足,疯狂跨越星球,不抢夺,只杀戮。在如此的情况下,人类甚至不得不研究药剂将分娩期提前为七个月,以便诞生更多的胎儿上战场。最重要的是,要提高这世界上哨兵和守卫的比例——唯二可以有力抵抗Geass教会的人数。


距潘多拉贡星二百三十光年,一小支军队正在经历小规模的虫洞跳跃。


这支军队相比于正规反击军,人数确实是太少了一些。只有区区几百台Knightmare静默地浮在宇宙里,机壳上有不同程度的损伤,明显不久前经历过激烈的战斗。他们面前的那台百白色机甲最为显眼,在它身后,跳跃虫洞正慢慢成型。


“红莲请求通讯。”


“接。”


枢木朱雀有些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眼睁睁看着一台红色机体快速穿过机群,站到兰斯洛特身边。红莲的眼睛闪着光,看起来暴躁又不耐烦,与此同时一道女声雷一样响在驾驶舱里:“为什么返航!?”


枢木朱雀做了个手势,兰斯洛特立刻贴心地降低她的通讯音量。首席哨兵揉着耳朵又看了一眼屏幕,“我告诉过你了,卡莲。能源不够了,而且主塔也下令…”


“他妈的,枢木朱雀你才是首席哨兵!你是指挥官你还记得不记得了!”


“…我看你真的该找个向导了。”朱雀诚恳地提议,“你情绪波动很厉害,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暴走的。”


卡莲沉默了一会,像是被他不合时宜的话惊呆了。半晌后她才像是刚刚取得了喉咙一样回话,“…你在炫耀你是黑暗哨兵不需要向导么?”


“不是的。但是你最近…”


“你在炫耀对吧…”


“你冷静下听我说…”


“将军,我真想砍了你,就现在。”卡莲在驾驶舱里露出了灿烂的微笑,同时红莲随着她的精神回路的指令,缓缓地逼近兰斯洛特。它对于白色机甲当然不算是大威胁,兰斯洛特自己甚至懒得往后移。还是朱雀往后退了五码,兰斯洛特出声提醒他:“虫洞准备完毕。”


“别闹了。”朱雀轻轻出声斥责了她一句,操纵机甲转身面向军队,“现在开始穿越虫洞,准备回航!全军跟紧我。”


TBC


诺妮特:第九位圆桌骑士。

评论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