荏笙

爱一切美好事物

【N18鸣佐子】漩涡鸣人的三个错误

麻婆豆腐炖菌菇:

预警


此为现代校园AU


性转年龄操作OOC


很雷很宅男 车很雷很宅男 车很雷很宅男


————————————






——砰!


当握紧球棒的手掌感受到金属碰撞到皮质物体的时候,金发少年转动肩膀上结实的肌肉,猛地将被挤压变形的棒球推了出去。


一百四十公里每秒的球速。


完美的抛物线,棒球被击飞到了校舍的远处,完全不见了踪影。


“呀!是全垒打耶!鸣人君好帅!!”


伴随着操场铁格窗外的女孩子们尖叫声,处在本垒的鸣人扔下球棒举起手一边朝外场打着招呼一边绕着内场轻松的跑起来。


比分是二比二,第七局下半场,木叶高中后攻,也就是说刚才的全垒打是终结了比赛的再见全垒打。


踏过草坪的胶钉球鞋掀起几片草叶,当鸣人再次回到本垒的时候,剩下的八个队员已经跑过来拥抱他。几个大男生勾肩搭背在一起,汗味与阳光的气息混合起来,鸣人笑的阳光灿烂。


“感谢指教!”


敌我双方的十八个球员互相深深的鞠了一躬,虽然这只不过是木叶高中与隔了几条街的B高中的一场友谊赛而已,但对于已经三年级的鸣人来说是他高中生涯的最后一场棒球赛。


木叶高中在进军甲子园的第二场就打了败仗回家,虽然很不甘心,但如今学年已经进入了秋季,三年级的前辈们要隐退好好准备备考冲刺了。


当然鸣人也不例外。


他捡起了之前被自己扔在本垒的球棒,拂过上面坑坑洼洼的痕迹,轻轻的笑了。


再见了,我的棒球生涯。


鸣人将球棒扛在肩膀上,没有察觉到在外场的铁网栏杆后一双黑色的眼睛注视着他。




将水龙头拧开,把被汗浸湿的金色脑袋放到下面去冲凉,鸣人抬起头甩了甩水,像是一只金毛大狗一般。


“这样会感冒的。”


清丽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鸣人将湿润的刘海撩到脑后,端详起站在身旁的人。


那是穿着自家木叶高中校服和高筒袜的女孩子,一头大部分日本男儿都喜欢的黑色长发却并不柔顺,脑后的几根头发,不,或许应该说是几根毛翘起来,虽然奇怪却有些俏皮。校服裙的长度不高不低,正好到校规规定的长度,看来是个中规中矩的孩子。


然而相貌是一流的,鸣人敢这样断言。因为金发碧眼的外国血统,他在这所乡下的高中算是相当受欢迎的存在,却从没见到过这么漂亮的女生。


转学生吗?


于是鸣人转过身来插起腰,笑着说道:“这里是禁止部外者进入的,你叫什么名字,几年级?”


“宇智波佐助,一年级。”自报了姓名,叫做佐助的黑发少女抱着胸前厚厚的素描本,那双乌黑的眼睛有让人看不透的深度。


“宇智波佐助酱啊…真像个男生的名字我说。”知道了对方是才刚入学一个学期的学妹,鸣人便更加游刃有余,他拿过挂在水池旁边的毛巾擦起脸来:“我是……”


“漩涡鸣人,三年B班,棒球部的王牌打手。”


“……真是清楚啊我说,难不成你是间谍来的?”


当然只是打趣,鸣人很清楚自己这个外国人在校内受欢迎的程度,每年情人节的时候至少都会收到十个以上的巧克力,所以就算佐助才刚刚进入这所小高中,知道自己也一点都不奇怪。


或许佐助还是暗恋自己的女生其中之一,不然怎么会特意跑到球场来找自己搭话。


真是方便啊,这幅皮囊在日本。


鸣人一边想着一边把湿哒哒的毛巾重新挂在水池旁边,朝佐助招了招手示意她跟上来,“来,走吧。要是被教练发现了可是很糟糕的。”


被招呼的佐助很听话的凑过来,微微翘起的眼角被长长的睫毛盖住,身高只到鸣人的下巴。


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穿过洗手台和长椅走到操场的出口处,鸣人正打算找个机会开口问佐助找他什么事,结果被对方抢了先机。


“漩涡学长。”


操场外侧的林荫道里,佐助双手拿着素描本,她脸颊两侧的黑色发丝被一阵夏末的强风吹起,藏蓝色的校服裙也在翻飞着,露出了零点几秒的绝对领域。


鸣人转过身,他身上还穿着带着汗臭味的棒球制服,头发还在滴着水,佐助朝他走近一步,他看见了那双漆黑的眸子在闪闪发光。


“请实现我的梦想。”




宇智波佐助,木叶高中一年A班。


成绩中上游,家里有一个在上大学的姐姐。


容貌端丽,身高一百五十六公分。


体重保密,但是鸣人认为绝对没有超过五十公斤。


兴趣是散步,以及……画工口少女漫画。




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内,漩涡鸣人迅速了解到了关于宇智波佐助这个少女的个人信息,事实证明他不仅没有猜错,还把事情给想的太简单了。


“……长的这么一副冷淡的样子,还真是让人意外啊!”


鸣人手里拿着之前还被佐助抱在怀里的素描本,简直就像烫手的山芋一般,虽然他这健全的思春期少年早已在工口界身经百战,却还是第一次看女孩子画出来的下限漫画。


而且主角还是一个很像佐助的女孩和一个很像他自己的男人。


坐在草坪上,鸣人一把合起素描本放下来,他伸手捂住自己的脸,被一个低年级女生搞到面红耳赤简直是太丢人了。


“不行吗……”


听到坐在对面的佐助这样说,鸣人稍微张开指缝去看她的表情。


佐助跪坐在他面前的草坪上,从校服短袖里伸出来的白皙双臂轻柔的搭在被裙子覆盖的大腿上,垂下的眼睑让她的睫毛忽闪忽闪的,看上去真的很低落。


看到漂亮的学妹这么难过,鸣人只好再翻了一眼那个素描本,然后瞄到了躶体新妻围裙play。


不行,果然还是做不到。


鸣人含泪合上了本子,本以为对方是要来告白的,没想到居然弄出这么一手!


“我说啊……这些都是要有个先后顺序……”


“但是,我真的很想被漩涡前辈的大……”


“啊啊啊!!”


连忙伸手捂住那张要说出不可描述的部位名次的嘴巴,鸣人一不小心将比他一号的佐助压倒在草坪上,结实的小臂顿时碰到了个柔软的东西。


“呜嗯……”


然后被他压在身下的佐助发出了一个让鸣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低头一看才发现是手臂碰到了佐助的胸部。


“抱歉!!”鸣人慌忙的爬起来退到半米以外,看着面色微微潮红的佐助从草坪上爬起来坐好,纤细白嫩的手扶在轻微上下起伏的胸口上,还真的让他感觉很可爱。


“话,话说回来宇智波你为什么这么想跟我……”


“叫我佐助就好了。”


“……佐助你为什么想要跟我干那种……”


“我也可以叫你鸣人学长吗?”


“……可以!所以我说——”


“?只是单纯的想做不可以吗?”


“…………”


鸣人再一次捂住了自己的脸,这回是双手。


他发现他完全搞不懂面前女孩的逻辑,不仅对话无法沟通,而且对方脸皮的厚度也是叹为观止的。


世界上真的存在这样的女生吗。当然,因为宇智波佐助就在他面前。


“…………只有一次哦。”


似乎是鸣人声音太小了,佐助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于是凑过去抬起头,于是当鸣人放开挡住脸的手时,直接看到了佐助放大的面孔。


樱色的嘴唇和小巧的鼻子,还有带着长长睫毛的眼睛就近在咫尺。


鸣人感觉到下半身哪里不可抑制的硬了,他本来就是个冲动的人,这下一来理智再也拦不住脱缰的生理需求了。


“……我答应你…不过只有一次,真的只是这一次!”


听到鸣人这么说,佐助轻轻的勾起了嘴角。




车很雷很宅男慎入

评论

热度(128)

  1. 荏笙麻婆豆腐炖菌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