荏笙

【花黑】一个事后段子。

狼青不爱摇尾巴:

依旧是用来复健的小日常。
@齐慕壹 的花黑,很久没写了有什么ooc或者不对劲的别介意啊。
梗是今天早上抽烟时突然想到的√


黑瞎子今天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男人四十如豺狼”,解雨臣在这点上简直厉害的像是几十头磕了伟哥的豺狼加起来。
也得亏是黑瞎子身体好,要是换了别人,今天恐怕还真得让解雨臣干死在床上。
黑瞎子想着,趴在床上哼了声,撑起身子一手肘砸在边上抽烟那人的肋骨上。
黑瞎子腿都快软了,可手上力气也没小多少,解雨臣坐在床边上,冷不丁的被他这么一敲,差点没把烟灰抖落到自己老二上:“靠,黑瞎子你又发什么疯?”
“那你刚才又发什么疯?”黑瞎子嗤之以鼻,翻了个身仰面躺着,但臀部粘上床时他的身体还是控制不住的悄悄一僵。
“啧,”解雨臣嘬了口烟,反手把剩下的半截烟塞进了黑瞎子嘴巴里,“之前说好了的啊。再说了,这又不是第一次,黑瞎子你装什么黄花大闺女?”
黑瞎子刚想开口嘴里就被塞了截烟屁股,一时间不仅话被堵了回去还差点把烟头也给吞下去。他滚动几下喉结,用牙齿咬住滤嘴,从牙缝里头勉强挤出一句:“你以后悠着点儿,我年纪大了,体力真跟不上你们年轻人。”
“我尽量。”解雨臣一副毫无悔改之心的样子,脚一蹬就往后躺着倒下,后背不偏不倚的正好砸在黑瞎子肚皮上。
“我操你大爷。”黑瞎子觉得他隔夜饭都快被丫给压出来了,他歪头吐掉烟头,一巴掌就拍上了解雨臣的脑袋,“解雨臣你已经中年了发福了知道不,重死了赶紧滚下去。”
“刚才你趴我下边叫的时候怎么不嫌我重?”某位解大爷极其不爽黑瞎子的这个说法,于是顺势挺起背又碾了一下。
黑瞎子呻吟一声,翻了个白眼刚想说话,鼻子却嗅到了一股子莫名其妙的焦糊味:“哎,这是不是有股焦味儿?”
“好像是有......”解雨臣说着从黑瞎子身上挪到了一边,抬头瞥了眼床下。
黑瞎子刚吐掉的烟头已经把地上的毛地毯给烧的黑糊了一大片。
“卧槽你这是多大仇啊还要烧我房子?”
【狼青出品】

评论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