荏笙

【鸣佐】你与抑制剂肩并肩(2)

白GUIY:

  *ABO AXA! AA!双A!


  *双上忍设定 HE


  *私设很多很多 可能有bug  有原创人物(Boss)


  


  *私设A容易因发情的O的信息素而变得暴躁或者失去理智,抑制剂对安定他们有效。


  


  前文:


    (1)


-------




  4.


  


  鸣人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发现佐助已经直起腰从跨坐转为半跪,神色有些窘迫地瞥向一边,如果细看还能发现藏在鬓发后面微微发红的耳朵。空气间弥满的白松香的气息也渐渐散开,留了一尾与周遭潮湿空气相融的余味。鸣人不知道应不应该开口,什么“哈哈哈,闻到Omega的味道就情不自禁啦我说。”或者“那个,生理反应,佐助也是男人应该懂的吧。”之类的解释在嘴边绕了一圈又咽下去了。其实现在他身下那个“激昂”的部位也基本消停了,但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自己硬的原因是什么,也许是由于敌方散布的用作试探的信息素,亦或者….鸣人扫了眼眼前的佐助,没敢细想下去。


  


  可能是寂静了太久,佐助反而先一步试图打破寂静:“嘁,终于舍得醒了?”他转回头对鸣人露了个满是讽刺的笑容,颇有些指责的意味。


  


  不过也是,一个经验还算丰富的上忍,还未作战前就被区区信息素打倒,还差点与队员自相残杀,好不容易清醒过来还处于这样一个境况。任那些没习过忍术的木叶村民见了也得嘲笑数落一番。但这种情况着实是第一次,不仅如此,连他体内的九喇嘛现在也十分的不安定,虽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但是一看就是一幅神智不清的模样。对于九尾的失控,鸣人第一反应也曾以为是源于那过多杂乱的信息素,但看来佐助相安无事,自己也不至于相差之多到差点失控爆出九尾之力。


  


  而且,看着佐助一侧脸的红肿擦破,这次换鸣人自己想宰了体内那只狐狸了。除了年幼时小孩时的打闹与忍者之间的切磋,佐助的脸可是干净帅气到自己碰都不舍得碰。鸣人有些赌气,这个因信息素胡乱暴躁的九尾一来就给佐助的脸留了一道。


  


  不过佐助也没管鸣人给不给自己回应或者道歉,借着插回地上的草薙剑起身将其插入剑鞘,写轮眼扫视了周围一圈。“敌人似乎已经走远了。”


  


  “哦哦?”听到敌人二字鸣人才反应过来一个鲤鱼打挺地站起身。“那…那现在?”来了刚才那一遭,鸣人也不敢妄下结论追击,只好眼巴巴盯着那边陷入沉思的佐助。


  


  佐助一手环胸前,另手抵着下巴,思虑了会儿开口问道:“九尾怎么样?”


  


  鸣人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敌人的信息素里有查克拉。”佐助对此接了一句。


  


  刚开始鸣人还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了想便了然了。曾经自己拔出九喇嘛的查克拉并使用时,会将自身的查克拉置于他处,而那时的九喇嘛就会吸收他的查克拉进行恢复。若是敌人将信息素与查克拉合并,接受信息素这一行为很可能让九喇嘛不小心通过吸收查克拉而接触到信息素。不过,连尾兽这种玩意也分个Alpha Omega 让鸣人感觉很是别扭。想象了下尾兽要死的再来个发情…算了,鸣人一个恶寒带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赶紧收回那个念头的鸣人又想起来佐助之前猜测敌人对于信息素的控制可能基于忍术,结合一番,试图给出推测:“不会是血继限界吧我说?竟然有这么奇怪的忍术啊。”


  


  “有可能。”佐助给予了附和,此前并没有遇见过使用这种忍术的忍者,而就算使用,性能也着实低的可怕。但偏偏遇上了鸣人这个人柱力,瞎猫碰上死耗子般地中了。佐助再次确认了下刚刚查克拉离去的方向,转头将自己所剩的抑制剂也丢给对鸣人并且叮嘱:“每小时记得补。”说完打了个手势便继续前进。






  


  5.


  


  宇智波佐助对于Alpha,Beta,或者Omega这种性别区分很是厌恶。因为在他很小的时候同母亲出行就会收到多多少少的调侃。


  


  “美琴太太,这么可爱的孩子,一定是个Alpha或者Omega吧?”卖糕点的老孃一边用油纸进行着包装,一边对抱着美琴胳膊躲在她身后的佐助笑咪咪地看着。这时的佐助会气鼓鼓地回瞪着对方,不过一般没有什么成效,反而招来更多的两声“可爱”。


  


  而长大了,自己因为那个天才哥哥竟是个Beta而收到不少嘲讽。7岁以学校第一水平毕业,8岁就开了写轮眼的强大男人私底下却极为普通。会腾出不少时间当他心爱的弟弟的忍术练习对象,也会嘴里叼着淋满蜂蜜的三色团子再拿着另一根凑到佐助嘴边试图引诱他吃,不过讨厌甜食的佐助并不买账。


  


  “哈哈哈,你不会连Beta的哥哥也比不过吧?”不少鼬的同龄人妒贤嫉能,只好拿佐助开刀。


  


  佐助没好气地瞥了一眼,收回视线打算绕走离开,却听到了说着嘲弄话语的人发出了惨叫。


  


  “诶哟——” 棕发毛头小子被一颗石子砸中了额头,力道不说还挺重的。没来得及揉一下确认是否肿了,其他石子便接二连三的砸过来。抬头看一个金发的小屁孩坐在树上晃着腿,手上还抛着其余的石头。


  


  “嘿嘿,这都躲不过啊。”小屁孩另只手拉着下眼睑作了个鬼脸,“你不也是Beta吗?有人家厉害吗我说?”性征尚未分化的小鬼哪能分得清一个未曾蒙面的陌生人是Beta与否,全凭的是自己嘴遁的好功夫歪打正着。


  


  “你——”毛头小子给气得龇牙咧嘴,鸣人一看这歪瓜劣枣的模样,就更肯定他是个Beta了,一边张嘴大笑一边把石头全扔了下去。


  


  鸣人一个跃身跳下树,明明比人矮了半截,还是双手叉腰很有气势“怎么,要打架吗?”他装成一副苦恼的模样:“我体内的九尾可是不饶…。”还没来得及说完,人就一溜烟跑掉了,“人的啊我说…。” 不过还是补上了下半句。


  


  本了已经做好被打一顿的鸣人却发现对方竟这么胆小,自己顿时升起了几分骄傲,转而又不好意思地看向佐助:“那什么,我叫漩涡鸣人,你呢?”


  


  佐助看见那个脸上两边各有三道痕的金发小屁孩冲自己大喊,身上还沾着爬树蹭上的这一块那一块的污渍,模样很是邋遢。


  


  “宇智波佐助。”他听见了本来想转身就走的自己下意识发出的声音。






  


  曾经佐助也以为鸣人同自己一样不在意或者讨厌与性别以及信息素相关的事物,后来却发现还是“看错人”了。


  


  自己分化成Alpha时心里其实很是困扰,年幼时别人拿自己同哥哥作的比较又有更一步的展现,倘若自己真的无法成为与鼬比肩的忍者,更多与性别相关的玩笑又会降临在自己身上。但佐助也是非常崇拜鼬的,不仅由于对方是自己哥哥,更是因为鼬作为出色的忍者。他并不认为这与性别有什么关联,在他认知的,不论鼬是Alpha,Beta,甚至是Omega,皆会达到这个高度。可此时却是未分化的鸣人打算与自己在性别上相较量的时候,那段时间佐助没怎么给过鸣人好脸色。


  


  ——白痴,我又不会因为性别而不认同你。


  


  佐助闷闷不乐地看着拖他去吃拉面的鸣人一边吃着大碗叉烧,一边喊着营养均衡抢他碗里的番茄。






  


  6.


  


  可现在连执行任务还碰上了与信息素相关的忍术,佐助对此也十分的无奈且头疼。


  


  “嘘——”佐助一手将食指抵至唇间,一手捂住了鸣人的嘴。两人正隐正一株树叶较为繁茂的树枝上,俯身观察着下方。


  


  本想询问什么的鸣人立马闭上了嘴,自佐助的眼神方向看过去。本想说不要怎么气宇轩昂,穿着至少也该是个忍者吧。可是入眼的只是一位背着草药篓身着便服普通村民模样的小女孩,一根红色的布条将脑后的头发束成了马尾,身上此刻并没有信息素的气味。她似乎感到了什么不安,将采药的小镰刀举至胸前一边后退一边四处环顾着。退至一根树干前背后的背篓撞到了树,吓得小女孩一抖。回头发现只是树时她舒了口气,将背篓放到地上,弯腰举着镰刀进一步地摆好姿态。


  


  鸣人投给佐助一个怀疑的眼光,他是很相信这样一个小女孩竟然是任务对象。


  


  而佐助也显得有些迷茫,通过查克拉的类型判断来说,她就是刚刚散播信息素的,而其体内的查克拉流通也不俗于忍者了。但对方不论是防备意识还是战斗反应上都如同普通人一般,过于瘦小的不健康身材也无法具备年轻忍者的基本体术资质。思索了一下,佐助只好犹豫着冲鸣人点了点头以表示这个小女孩的确是任务对象。


  


  鸣人小心翼翼地拿开佐助捂着自己的手,眯着眼撇嘴却又想强行摆成深谋远虑的模样。


  


  ——任务说是信息素丢失,找回来不就好了,根本不用什么打架杀人灭口啊我说。


  


  鸣人豁然开朗,信心满满地冲佐助竖了个大拇指,内心已经将任务降级为D类帮村民找小猫小狗一样的程度了。在确保了自己的抑制剂还在有效时间内,鸣人拍了拍佐助的肩膀,似乎在安抚人说没关系,随后便蹭地一下跳下树。


  


  “呃…啊!”小女孩则是被鸣人直接惊慌失措吓坐在地上,两脚向前蹬蹭着后退,嘴里往往复复地喊着“别过来!”


  


  面对这样的情形鸣人也有点不知所措,他挠了挠脸,蹲下身来试图与女孩维持在一个水平以免吓着他。“那个…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就是来要个东西。”他尽全力地收起了信息素害怕压迫到她,连声音也软了几分。“你认识一个叫上杉…呃,我也不记得了,就是一个胖胖的老男人,他找我们木叶的忍者帮忙找回他的信息素诶。”鸣人一边解释一边指了指自己头上的护额,以表示自己是个正经忍者。


  


  小女孩听到上杉两个字反而情绪更加不稳定,连忙摆头嘴里“不不不”地叫个不停,急得连眼泪鼻涕都流下来了。


  


  鸣人没有注意到女孩的异常,依然当作对方是被自己吓着了。


  


  “你要是把信息素还给那个上杉我马上就走,绝对不碰你,啊不,靠近也不会靠近的我说!”鸣人信誓旦旦地捶了下胸口。


  


  “不要—————”


  


  一股强烈到让人觉得刺鼻熏人的信息素伴随着一声尖叫从小女孩身上泄出,树林里蹲在枝头上理顺羽毛的鸟雀被惊走了,连佐助都微微皱了下眉头。他犹豫着要不要下去或者继续藏着以作埋伏,随后却发现鸣人站起来了。过了半晌鸣人还是没有动静,佐助觉得有些奇怪,用写轮眼探测了一下鸣人体内的查克拉流动,却发现鸣人的查克拉正在手上聚集,那是要使用螺旋丸等前兆。


  


  没有九尾,没有暴躁,蓝色的眼睛突地就转身仰视对准着半蹲在树上的佐助。


  


  完了,这是佐助今天第二次在心里骂鸣人。


  


  ——可恶,这个白痴中幻术了。


  


  失了协助解幻术的九喇嘛,鸣人依然是个幻术白痴。




--------


其实标题来源于“一炮把你干上天,你与太阳肩并肩”啦,不是我的脑洞哦。





评论

热度(143)

  1. 原叶英白GUI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