荏笙

爱一切美好事物

【熙华】听说你们家祖传古董能成精?

沫芷芷_你的鱼丸粥掉了:

失踪人口回归


群里有一对秀恩爱的剑与剑鞘


一只单身汪锁灵戒,虽然我一直觉得锁灵戒是对双胞胎


当做是执念吧


ooc算我的


这大概是我最后一篇灵契的同人了吧


稍微遇到一些事情,所以灵契这边东西就是不会碰的啦


不过和郑铱的一个联文,依旧还会写完


文风突变,原先想写点正经的东西,不知道这么就变成这样了


玩了一点魔道和全职的梗,欺负寺明单身17年


祝食用愉快


0.0


端木寺明有种自己不是端木家亲生的儿子的错觉


 


不然为啥作为端木家次子的他灵力还不如一个普通人?


 


而且从小他妈就教育他:端木熙不属于端木家,将来这个家主绝对不属于这个外人


 


然后,就在端木熙进这个家之后的没几年


 


继任了阳冥司


 


当上了少掌门


 


当然这些全因为一个半路冒出来叫神龙章轩的小白脸


 


要不是死得早,端木家上上下下都觉得他有要入赘的可能


 


寺明他妈觉着挺打脸的


 


原本帮儿子规划好的人生路,全糟蹋了


 


就感觉像是辛辛苦苦养了十几年的大白菜


 


被猪拱了


 


 


01


就像秦诗瑶所说的,他们之间的关系隔着一层血缘,没那么简单


 


所以,端木寺明一直觉得


 


界限要划分清楚,端木熙是端木熙的,端木家是端木家的


 


不过现在吧,端木熙收了个影灵叫杨敬华


 


那些原本属于端木家的东西,现在就变成杨敬华的了


 


落月剑是杨敬华的


 


落月剑鞘是杨敬华的


 


锁灵戒是杨敬华的


 


只可惜了,杨敬华是端木熙的


 


 


02


早上叫端木熙起床是端木寺明的日常工作,没有之一


 


自从端木熙和杨敬华同床共寝自后


 


端木寺明get到一个新技能


 


保护好自己的小心脏


 


他曾经在推开房门之后看见过千千万万个刷新他三观的世界


 


比如?


 


比如某只小影灵和后山一群不明小妖聚众赌博,弄的满屋都是瓜子壳和啤酒瓶


 


再比如现任阳冥司脸上被抹上的稀奇古怪的涂鸦,搞事情的那个不算人的魂魄还拿着笑嘻嘻的让他往上再填几笔


 


再再比如为了打游戏,拆了房间里原本当做是摆设的电脑,重组改了配置后,多的零件多到能再组个高达模型


 


再再再比如今天


 


杨敬华手里抱着两熊孩子和他大眼瞪小眼


 


一白毛一蓝毛


 


长得还真像端木熙和杨敬华


 


白毛的倒是安静乖巧


 


蓝毛的那只抱着他的腰死活不肯撒手,大早上的似乎还没睡醒,小脑袋一磕一磕,嘴角的哈喇子没有收住的趋势


 


“你生的?”端木寺明客气的问了这么一句


 


“有可能,大概是爱的结晶?”杨敬华举起那只白毛的,略作深沉装


 


03


“你这话等他醒了再说一次”端木寺明左手顺势捂住了自己微微发颤的心脏


 


“我就不,有本事让他端木熙跪下来求我啊。”杨敬华说完之后略带小心虚的偷偷瞄了一眼还没起的端木熙


 


单身汪端木寺明表示收到了1000000+的伤害


 


“你当这是求婚啊,说跪就跪。”端木寺明右手推了推眼镜,优雅的掩盖的自己内心千千万万的槽点


 


“我靠靠靠靠靠靠,寺明兄!!!”杨敬华突然间就犹如定格了一般僵在了那里


 


“影灵先生你怎么了?”


 


“你的乌鸦嘴简直可怕。”


 


“何出此言?”优雅,矜持,端庄,今日的寺明管家依旧保持着端木家上层该有的高贵气质


 


“端木熙给我的婚戒指没了?!!”


 


喵喵喵?


 


如果可以,端木寺明希望自己收回刚才那句话


 


依旧……


 


个屁嘞


 


04


端木熙睡觉算是雷打不醒的那种


 


但是杨敬华的叫声就是有这个魔力


 


如雷贯耳


 


嗯,这个成语好像用的不对


 


就当字面理解吧


 


被吵醒的端木熙,起床怒气值max


 


若是想让他不发作


 


只有两个办法


 


一是彻底把他弄醒


 


二是打昏了让他再睡一觉


 


通常情况,杨敬华会选择后一种方法


 


因为


 


前一种他从来没成功过。


 


05


但是今天


 


杨敬华表示自己腾不开手


 


团子虽小,但是两个加起来就很重了,更何况还有一个死活扯着他的腰不肯撒手


 


于是杨敬华眼神示意端木寺明


 


上吧兄弟,用你的三段斩拔刀斩月光斩连突刺银光落刃!!!


 


端木寺明白了杨敬华一眼


 


你当你用剑别人都和你一样做剑客?


 


好你过来


 


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冷冷的冰雨胡乱的往脸上拍


 


目光交流,电光火石,噼里啪啦


 


安静的房间里就听见杨敬华头顶传来一声清脆的


 


“爹”


 


06


于是端木熙醒了


 


彻底清醒的那种


 


作为一个刚成年,右手除了开车写字之外没有更多用处的三观正直好青年


 


端木熙很耿直的承认


 


他是被吓醒的


 


“我是你爹?”端木熙指向自己


 


“嗯”缩小版端木熙的白毛小鬼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他是你谁?”端木熙又指向杨敬华


 


“我娘啊。”折煞了,小团子现在满脸挂着端木熙嫌弃的表情嫌弃着端木熙


 


07


被晾在一边整整一条的端木寺明表示


 


不像参与到这一家四口来


 


如果可以


 


他想要隔壁剧组小点的一点口粮


 


菲菲,仙子,茉莉,小爱的也可以


 


当然


 


本剧组美妞的也行


 


08


“我靠,小鬼话不能乱讲。”杨敬华吓得手一抖,团子差点掉了下来


 


“阿锁”


 


“?”啊嗦是什么奇怪的语气词?


 


“我的名字。我不是鬼,我是妖。”


 


杨敬华忍不住又把团子缩回怀里


 


Mad不能看着小子的脸


 


就算缩小了但还是和端木熙一样一样的


 


真TM帅


 


09


“阿灵。”腰上抱着的那个也跟着说了一句


 


“锁灵戒?”聪明如端木熙,智商高就直接抓住重点了


 


“嗯。”两个团子一起点头


 


夭折咯


 


我家祖传戒指变成妖怪了


 


对,还是对双胞胎


 


作为除妖世家未来的希望


 


我该怎么办


 


炖了还是养肥了再炖


 


在线等!!!!


 


10


“啊哈哈哈哈哈,这么土气的名字谁起的啊?”杨敬华嘲讽技能再次开启


 


“吾辈,怎地,小影灵有意见?”平日里放落月剑的桌案上,坐着一位白衣少年,翘着二郎腿,悠然自得。


 


“我靠靠靠靠靠靠,是你。”杨敬华盯着他紫的发亮的眸子,忍不住叫了出来,那个梦中人


 


哦,不对,是梦中魂魄


 


“落月前辈?”端木熙觉得今早起来的信息量接受的有点大


 


“阳冥司叫吾辈前辈还是很开心的,但吾辈只名落月,并非汝所认为之人。”落月颔首示意


 


“落月剑剑灵?”


听端木熙这么一提醒,努力找回存在感的端木寺明终于在波涛汹涌之后跟上了脑回路


 


“正是。”


 


“落月你个骗子”这里是想到上次自己认为端木落月是剑灵而被嘲笑的杨敬华


 


“???”这里是初次见面就被自家主人嫌弃的落月剑


 


此情此景只能用一句诗来总结


 


懵逼无言,惟有泪千行


 


11


“吾辈从未负你,何来欺骗一说?”有位著名的哲学家说过沟通是解决矛盾的唯一桥梁


 


“你上次还和我说你不是剑灵,你现在又承认了?”


 


“和第一任主子名字相同又不是吾辈错,要怪就怪你家老祖宗对他家大人执念太深吧。”落月剑从桌上跳下来,轻盈落地,


 


递给杨敬华一个蓝白相间的瓶子,把两个粘人的小团子赶了下来


 


“六个核桃?”杨敬华看清了上面的字


 


“给你的,补脑。”落月剑认真的点了点头


 


12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算是穿戴好的端木熙才开始问起家里冒出的这三个……妖精


 


“如你所见,活的太久,成精了。”落月剑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原因。”


 


“静灵山灵气太重。”


 


“没了?”


 


“没了。”


 


落月剑呡了口茶,发现端木熙还在盯着他


 


“怎么还要看吾辈真诚的眼神才相信么。”


 


“如果我说是呢。”


 


“那就加个爱的结晶吧。”


 


此刻端木熙是想爆粗口的


 


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有什么样的剑


 


13


这话不知道是在说端木落月


 


还是杨敬华


 


但是听围观者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端木家执事的透露


 


那天


 


端木家六十三代阳冥司的影灵


 


一连打了两个喷嚏


 


还有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后山之王也表示


 


鬼是不会生病的


 


打一个喷嚏都不容易


 


更别说两个


 


14


“因为是古董。”在阳冥司强大的压迫之下,落月剑还是给了个面子


 


“瞎几把胡扯,那我家剑鞘怎么没变成”杨敬华就是想看自家老祖宗的风采


 


“呵,他和吾辈本就是一体,何时成为你家的了?”


 


“你这个见色忘主的小崽子,我杨家一把屎一把尿好生供着他一千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你都说了,杨家养的,没有静灵山的灵气滋养。”


 


杨敬华突然发现


 


落月剑似乎有个本领


 


就是含蓄的把脏话说的很好听


 


就比如刚才


 


那句话翻译一遍就是


 


新来的,算哪根葱,没资格


 


啧啧啧,你们一群玩战术的心都脏


 


15


“那流苏呢?”


 


“你说阳冥司的胎发?”落月剑开始怀疑刚才那一瓶六个核桃是不是给少了,如果可以他选择去某游戏职业孙姓选手那里抢几箱回来


 


看到吧含蓄而不失优雅


 


那小子才活过十八年就算古董了


 


你还不如选择等他火化的时候烧出个舍利子供着几百年之后再变个他更靠谱


 


“对啊,胎发。”杨敬华这边逗弄两个团子完全没把落月剑的话上心


 


就是左耳进右耳出


 


“都说了你们家只有祖传古董才能成精”


 


从04往后就没说过话的端木寺明表示再也忍不住了


他要是再不说话


这篇文就就结束了


 


 


 


fin


对,没错就结束了


我很耿直吧

评论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