荏笙

爱一切美好事物

【爆轰】与女朋友的相处方式

葉:

·〔避雷:性转〕


·〔避雷:性转〕


·〔避雷:性转〕


重要的事说三遍





结束假期返校后准备回宿舍的爆豪一只脚刚迈入宿舍大楼的门,就看见切岛顶着一头惹眼的狗屎红发朝自己狂奔过来,边跑还边乱挥手臂,表情夸张,一副十足的滑稽模样。


不就一个月没见吗,至于这么兴奋?


爆豪满脸不耐烦地瞪着朝他不断靠近的切岛,身体做好防御准备以便随时闪开,以免那人咋咋呼呼地因止不住速度而撞到自己。


呆会好朋友间的嘘寒问暖可得快点结束,爆豪这样想着,他手上还拎着一袋子做荞麦面的原材料,现在心里只想着快点搭上那该死的宿舍电梯。


“不好啦爆豪!!”还没到两人聊天的正常距离,切岛就扯着嗓子急吼出声,“轰、轰、轰他——”被激烈运动和紧张的心情影响,切岛话说一半有点喘不过气,结巴地顿了一下。


捕捉到那个敏感词汇的瞬间爆豪皱起眉头,烦躁地想让不靠谱的狗屎头快点将舌头捋直,他立刻追问:“哈?半边混蛋怎么了?”


终于跑到爆豪面前,切岛的双手在空气中比划,喘着气将后半句话吐了出来——


“中了个性变成女生了!”


“……”


爆豪的大脑难得地有了短暂的死机。


他明明记得清清楚楚,今天轰在回学校的新干线上还给他发了消息,说想吃他亲手做的荞麦面。那时两人的聊天如往常般正常,完全没有发生任何怪事的征兆。


而比他先发现这事的切岛自然而然地想到要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轰的交往对象。虽然不知道该去哪里找爆豪,但等他急急忙忙地冲下楼后还真就好运气地恰巧撞上了。


“现在他人呢?在医务室?”爆豪回过神问。


“不!不是!他现在正在自己房间呢——”


还没等切岛话音落下,爆豪就直接甩开他奔上了宿舍楼。


等爆豪嫌电梯慢靠脚力一口气窜上五楼时,看见轰的房间门正闭着,外面围着一群班上的人,正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什么,女生们面上的表情相比切岛的慌乱,更多了些因好奇产生的兴奋。


众人看见爆豪后自动让开了一条道路。离门最近的八百万首先开口解释说:“轰君正在里面换衣服呢,我帮他……她临时做了套衣服,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爆豪点点头,走过去正准备拉门把手,门却先他一步打开来。


“爆……”


还没等轰叫出完整的名字,也没等围在周围伸长脖子想要看清门后现状的同学反应过来,爆豪就直接大跨步冲了进去,反手关上了房间门。只留一声“砰”炸响在众人面前。


“你穿成这样就开门?想死吗?”爆豪一进房间劈头就骂。


“啊,抱歉。”轰下意识道歉。


变成女生的轰身体直接缩小了一号,现在她比爆豪矮了半个脑袋,说话需要微微抬起头。她穿着中性的米色长裤,没穿袜子趿拉着一双毛茸茸的拖鞋,身上的衬衫扣子没扣完,变长许多的头发有好几簇还塞在衣服里没拨出来,松散地搭在锁骨上。


而让爆豪反应剧烈的并不是轰此时的衣冠不整,而是她胸前因存在感大幅增强而显得格外突兀的东西——


“你这家伙!为什么不穿内衣!”爆豪耳根红了一片,他没法立即习惯注视变了性的恋人的身体。他的视线从轰的胸前生硬地别开,落在了和式地板的线条上。


“因为我不会穿啊。”轰无比自然地回答,好像完全没意识到稍带着点透明度的女式衬衫使她暴露出了什么东西。


“你是白痴吗?!”


“我不会穿内衣很正常吧?”轰不满。


也是,这确实很正常。爆豪愤愤地挠了把后脑勺,决定不再计较这个,直接命令道:“不穿好不准出门!”


“那爆豪帮我穿吧。”每次轰要爆豪帮她做事时语气都是那么理所当然,即使现在变了性也依旧如此。


于是轰低头,伸手开始解衬衫的扣子。


“喂——”爆豪羞恼地抓住她的手腕,“你干嘛?”


轰愣了愣:“我觉得……内衣不应该穿在衬衫外面,那样会像个变态。”


“我不是这个意思!”


爆豪感觉自己在火山爆发的边缘。


轰不解地歪歪脑袋。


“你还把自己当男生吗?裸着上半身无所谓是不是?”爆豪死死盯着恋人的异色眼,十分想顺着她的视线爬进她的脑袋里看清那儿到底装着些什么难以理喻的东西。


“哦,”轰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但她又马上接着说:“可是不管我是男是女,让爆豪看见身体根本无所谓吧?”


这次换做爆豪一愣。她直接说出这样的话。此时在轰的神情里竟然依旧能找出几分纯真——她确实是发自内心地这样认为,仅仅是在陈述事实而已,并没掺杂别的想法。


可能……确实是自己小题大做了。爆豪轻哼一声,轰不管变成什么模样,都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


爆豪坐到榻榻米上,然后拍拍自己身边,为掩饰自己的反应过度,他的语气依旧恶狠狠地:“快过来啊!”


“哦。”轰坐到他边上,面对着他直接将上衣脱去放在一边,然后就这样看着爆豪等待他的下一步动作。


爆豪皱着眉伸长胳膊摆弄内衣,思考着怎么使用它,然后视线又从轰的胸部与内衣之间来回移动——此时他已经可以做到面不红地打量她已经变化的身体了。


突然想起了一个关键问题,爆豪问轰:“这个是你的码子吗?”


“八百万帮我量身做的,应该没问题。”


瞬间,爆豪感觉自己的头上蹦出了青筋,“量身”二字在他脑海中无限放大,最终变化成八百万用手摸着轰的胸思考尺码的画面。


“下次发生这种事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明白吗?”


“知道了。”轰顺从地答应他。


“背过去,这个扣子扣后边的。”爆豪指挥。


“快点把头发都拨到前面去,这么长真碍事!”


于是轰抬起手将头发全都抓起来放到前面。


爆豪扣住内衣的第一排扣子:“这样紧不紧?”


“还行。”轰动了动感受一下。


“松或紧都要跟我说,我帮你调。”


“嗯。我会的。”


爆豪拿起衬衫帮她穿上,将她掰过来一个个扣好扣子,一直扣到最顶上。他打量她,发现这件衬衫的材质偏轻薄,从外能隐隐约约看见里面内衣的黑色边缘。爆豪没多犹豫,直接将自己身上的浅蓝色牛仔外套脱下来,套在轰身上将她裹住。


说起来这件外套还是上次情人节时轰特地买给他的。现在这件衣服重回轰的手中,竟生出了点不同于之前的别样味道。



于是,终于等到轰的房门被再次打开时,大家面前出现的是一个穿着外套与长裤,风格保守的女孩子。除了变矮、变长发、面部变柔和之外,好像并不能看出轰有什么太大的变化。相貌上以前是帅哥,而现在就是美女了。


众人里峰田首先停止沉默的打量,他蠕动着手指,向轰不断靠近,一脸急不可耐笑容诡异地说:“快把衣服脱掉让我看看里面是什么样的风——”


幸好话语被及时制止,他被班长猛地捂住嘴拉到一边,暂时避免了被爆豪炸成一朵烟花的风险。


不太愿意让轰被这么多人毫不掩饰地打量,爆豪怒吼一嗓子斥退人群,然后紧紧攥着轰的手将她领去了医务室。


在路上做好面对最坏情况的心理建设,爆豪冷静地看治愈女郎做完一系列检查。慈祥的医务室老师推推眼镜,说这个个性只能维持几天,时间不会很长,也许是一天或者两天,得视个人情况而定。


既然没什么大事,爆豪也轻松了许多。


结果等两人一出医务室时,却发现有不少同学都跟了过来,正等在门口,朝两人投来掺杂着好奇与担忧的道道目光。


爆豪只好不耐烦地将检查结果复述一遍。


“你没事就好啦!”上鸣笑着将胳膊往轰身上一搭,然而隔着衣服都感受到了不同于以前的柔软触感。他马上尴尬地把手拿开,转而摸了摸鼻子,“别介意,一时还不太习惯。”


“没关系。”轰淡淡地回答。


“很奇怪啊!”峰田冲出来不放弃地再次大叫起来,也许轰此时的女性身份激起了他的狂热,他竟毫不畏惧爆豪威胁的眼神,“爆豪你是个男人吗?轰好不容易变成女生,你就让她穿这个?男人不都是会喜欢女仆装、兽耳——”


这次班长还来不及将他拉远,那边面色恐怖的爆豪手掌中迸发出火花,已经炸向了峰田的脸:“啊?说什么白痴话呢?我不介意让你现在就去死啊!”


众人连忙将峰田拉离,为了他的生命安全封住了他的嘴。


没人真的在意峰田的话,而轰听后却若有所思。她沉默片刻轻轻拉了拉爆豪的衣袖,让专注于威胁众人的爆豪回头看过来。


“不过我觉得这话也有一定道理,爆豪你想不想看我穿别的衣服的样子呢?过几天我就要变回去了哦?”


“咦?轰君很上道嘛,为了爱情什么都不在意呢!”芦户凑过来坏笑着打趣他。


“哈?老子是那种有奇怪癖好的人吗!”爆豪怒气又上升了几个度,眼睛仿佛要吊到天上去。说话时他看见轰长长的两色睫毛如羽翼般轻轻眨动着,胸口突然感觉有点痒,像是有羽毛搔在心里。


该死的。


他才不想看半边混蛋穿女仆装戴兽耳的样子。


然而脑海里却无法抑制地瞬间闪过几幅轰这样打扮的画面。爆豪泄了气,但他依旧不肯对自己完全妥协。几番挣扎后,他低声说:“既然是这副模样,那你就稍微打扮得像个女生一点吧。”


话音刚落,就有一群兴致勃勃的女生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献出了各种建议——


“我觉得蓬蓬的小裙子很适合轰君哦!”


“明明长裙比较好啦!”


“热裤热裤!热裤怎么样呢?”


“我来帮你扎头发吧?轰君喜欢什么样的?”


“就这样披着头发也很漂亮啊!”


吵吵闹闹烦死人了。爆豪忍不住又想怒吼,刚张开嘴却注意到了轰的表情——她的神色柔和,嘴角是少见地温柔弧度。熟悉这种感觉的爆豪明白她此时心情不错。于是他将话咽回了肚子里。


最后女生们想来想去,在征得轰的同意后将她带进了更衣室——


“爆豪,轰就由我们暂时借走了哦!”


“随便啊!”爆豪交叉着胳膊靠着墙,没好气地回应。


不得不说,虽然轰的走路姿势、行为习惯与从前无差,毫无女人味可言,可她的声音配合她不变的好脾气依然能给人一种温婉的感觉。可能是气质使然,这样的轰也能让人勉强察觉到她是个出身气派的小姐。


爆豪突然回忆起轰轻轻拉自己衣袖的样子、想起了她骨架变小的身体、摸起来温软的手心、还有因室内训练居多而显得偏白的细腻皮肤、和房间里在他面前大方褪去衣物袒露出的胸部、与粘在锁骨上的几缕或火红或雪白的细软发丝。


爆豪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闭了闭眼睛。不管那半边混蛋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能轻而易举地使他心口发热,仿佛置身于火焰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爆豪竟然完全耐住了性子,他没有发怒也没有不耐烦,一直安静地等待在这里。


更衣室的嬉闹声突然停了一瞬,然后门被打开,轰被女孩子们轻轻推了出来。她身上穿着纯白的吊带裙,裙摆随着身体动作轻轻晃动,像冲出的白色波浪,恰巧停在了膝盖上方一点点。她两色的头发被扎成低低的双马尾,两边又各交叉地混进去了小束另一边的头发,看上去像是在两边各垂下了条雪白与火红的丝带。


等到将裙子穿到身上,轰才发现自己有多不适应这种下半身仿佛被架空的感觉。与爆豪视线接触瞬间便又触电般地错开,她知道爆豪正在打量她,于是难得地体会到了一种自头顶往下不断扩散直至充斥全身的羞耻与尴尬。她不知道该盯哪好,只能低下头看向自己穿着浅口皮鞋的脚尖——然后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变得更加强烈了——全身都穿着女装的奇妙经历让他忍不住觉得自己像个变态。


她努力忍着冲进更衣室换回长衣长裤冲动,却突然听见了爆豪从齿缝中溢出的笑声。


“噗嗤——”


他竟然敢嘲笑她?!


轰猛地抬起头不满地瞪了爆豪一眼。


爆豪捂着嘴断断续续地发出低笑,肩膀微微颤抖。他赶在恋人抬起胳膊给他一拳前伸出手将对方捞进自己怀里。温热的气息被喷进轰的耳朵里,使她怕痒地缩了缩脖子。


“奇怪的话我要换回去。”闷闷的声音从爆豪的臂弯里传出。


爆豪一只手揽着她的腰,另一只手玩着近在眼前的后者的辫子,声音里依旧带着压抑的笑意:“不用,你这样我也很喜欢。”


女生们听见唯一的评委对她们的作品给出了满意的评价,脸上都露出自豪的表情。她们笑着打趣了一会后便默契地离开了,好心地给这对情侣腾出两人单独相处的时间。


耳边终于清净。可这样折腾了这么久,这天也过去了大半,吃个晚饭再过一会就要睡觉了,而且明天还有实战课要上。


爆豪不满地咋舌。都怪那群混蛋占用了自己太多的时间。




晚饭时轰如愿以偿地吃到了自己心心念念已久的爆豪亲制荞麦面。她一言不发坐在爆豪身边,满足地吸着面条。爆豪瞥了眼她开着腿的不雅坐姿,想出声提醒,但还是按捺住了。


算了,反正轰焦冻也不是真正的女生。


吃饱喝足,爆豪领着轰回了房间。他们像往常一样相拥着接吻。嘴唇的触感与以前别无二致,相互纠缠的气息也与以前一样炙热。


轰确实也没什么变化。


只是和爆豪接吻的时候要微微扬起头了。



两人一起躺在因轰放肆的睡姿而加大的双人床上,肩挨着肩享受二人时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床太软,爆豪迷迷糊糊有了睡意。突然轰用胸蹭了蹭他的胳膊,感觉到异样的柔软的爆豪睁开眼睛看过去,结果看见了轰因侧躺而露出的大片胸部,一条深深的沟壑延伸到了衣服里看不见的地方。


“你做什么?”爆豪警觉。


“爆豪喜欢这种软软的感觉吗?”轰半撑起身子去看爆豪的眼睛,胸整个压在了他的身上。


“喜欢又怎么样?”爆豪没有将胳膊抽走,也没有放下警惕,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轰作乱的身体。


“也许明天我就变回去了,也没准是后天,”像是没有察觉自己动作的危险性,轰接着说出了配合危险动作的危险的话:“趁这个身体还是现在这样,想让你多摸摸。”


爆豪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想摸轰的胸。


他急吼道:“谁会想摸啊!”,声音传到自己的耳朵里反而有点虚张声势的味道。他忍不住唾弃自己,却又不愿意将胳膊抽走。


“哦。”被拒绝后轰的声音平平,然后她起身去洗澡,只留下爆豪一个人躺在那儿干瞪着她离开的背影。


这算什么?!



洗完澡后轰穿着爆豪的睡衣,宽松的衣服套在她身上看上去像睡裙,她便干脆不穿裤子,大喇喇地盘着一条腿坐在爆豪的床上擦头发,啪塔啪塔的水珠顺着长发将她的衣服打湿了一大片。爆豪无法忍受地拿起吹风机,呼呼作响的风让轰微微眯起眼睛。


头发变长使轰的头发没有像以前那样容易吹干,吹了五分钟头发也还是湿哒哒的。


“怎么这么麻烦。”爆豪不耐烦,但手上的动作依然没有停下。


在吹风机的噪音中轰好像开口说了些什么。爆豪没听清,关掉吹风机问她。


“怎么了?”


轰扭过头来表情无比认真:“我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我们今天不能做。”


“哈?”爆豪一头黑线,天知道她怎么突然开始想这种事。


轰用妈妈般的叮嘱的语气跟他解释:“因为我现在这个身体会怀孕,所以不行。”


“……”


搞得好像她还是他时两人就做过一样。


未成年的爆豪此时此刻无比想使物尽其用,直接用手里的吹风机将坐在他面前的恋人的脑袋砸开,再仔细看看她那神奇的脑回路上到底长了多少杂草。


啧,不管变成什么样,轰都是那个让人火大的混蛋。


他重新打开吹风机故意朝轰的脸上一带,看着她被风吹得闭上眼把头扭到另一边去。


“你可消停点吧。”


爆豪泄愤似的揉揉她的脑袋,声音被掩埋在吹风机呜呜的噪声里。




END


做了一天心理建设才将这个发出来orz


其实我很喜欢轰焦冻子,于是忍不住伸出了ooc的魔爪。。。

评论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