荏笙

爱一切美好事物

[一人之下/伙伴]云水谣(一发完)

暖懒。:

-伙伴参赛文


-冯宝宝/张楚岚/王也/诸葛青/张灵玉


-十年后的他们相遇会怎么样梗,以及宝儿姐最特殊的地位,情怀文。


-喜欢的话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呀,么么哒。


 


 


张楚岚三十一岁那年,去了一趟云水谣。


 


还是老样子的云水谣无可避免的让张楚岚想起了冯宝宝,就和这个镇子一样,她看起来也没有变过。


 


晚上的时候镇里的人像是往日那样点起了烟花,璀璨的像是细小电流一样晕染开整个墨色天空。


 


张楚岚仰着头看了一会,一旁的小孩儿似乎被摔了一下,他走过去将对方扶起来,小孩儿要哭不哭的忍着,乖巧的说着:“谢谢叔叔。”


 


张楚岚用舌尖顶了一下牙齿,只是点点头,没说话。


 


也是到了该被叫叔叔的年纪了。他朝着没有人群的地方走去,脑子里面还在想,如果冯宝宝刚刚扶那个小孩儿,估计会被叫姐姐。


 


他自己瞎转悠了一会,沿着溪边的古栈道朝更深的地方走去,时间是和朋友约好的。


 


老榕树郁郁葱葱,繁茂翠绿遮蔽天空让人震撼。一路走来十分寂静,只有偶尔有大片的烟花绽放时候发出的已经听不太清晰的轰鸣声。


 


二十岁之后,他向来与身后那些沸反盈天的世界没什么关系。


 


走的远了,他终于看到几个坐在溪边的人,几个人围了个圈,中间的篝火挺小,张楚岚估计着应该是王也道长弄得,毕竟他在这种地方的生活技能一向满点。


 


这次相聚是小师叔提出来的,在张楚岚眼里,一向外冷内热的张灵玉第一次邀约,张楚岚自然要来。


 


大概也知道哪几个人会来,但在看到王也诸葛青小师叔他们的时候,还是有些诧异,没想到人来的挺齐。


 


他也不知道,几个时辰之前王也第一个到,穿着一身卫衣牛仔裤戴着帽子的他坐在一边一边等一边猜算下一个会来的人是谁。


 


诸葛青到了以后两个人便一起算,猜测谁最后一个到。


 


一个风后奇门继承人,一个诸葛家传人,求问卦象,倒也算是风雅。


 


两人相视一笑,不约而同道:“张楚岚。”


 


张灵玉的确是第三个到的,他来时衣袍无风自动,身后是树木与浅滩,大概是因为是修道之人,不紧不慢的步子很是飘逸,手里提着的东西吸引了人目光。


 


他坐定,三人都不是话多的人,有一下没一下的聊着,张楚岚远远地就听到诸葛青抱怨:“此地灵气有余,但是不够繁华啊。”


 


张楚岚细细去看,他眼神里明明还是不易察觉的欣喜,比起那些熙熙攘攘的地方,他们这些人这些年也习惯了这种深山老林了。


 


小师叔最先注意到张楚岚过来了,于是回头去看他,夜晚的溪边风很大,吹动他的白衣簌簌。


 


“哟,都来了?”张楚岚席地而坐,王也正在一边帮忙烤着什么东西,张楚岚凑近一看,是韭菜。


 


他被逗乐了,问:“王也道长你这是烤韭菜给我们吃?”


 


王也便也笑起来,看起来有些懒洋洋的:“刚才张灵玉买的韭菜,还挺新鲜。”


 


张楚岚看他那个从小仙气到大的师叔,觉得对方和买韭菜这事有点不挂钩,这事比阿青放诸葛白去早恋还离谱。


 


想起这事,张楚岚问:“你弟弟的事情怎么样了?”


 


前段时间诸葛白喜欢上一个普通人家的姑娘,现在异人和普通人结婚的例子也很多,但诸葛家到底是名门,据说家中不少长辈都去拦了,几个长老被诸葛白揍了一顿之后,诸葛白这个小哭包还哭了。


 


也算是近日异人圈里茶前饭后的闲谈。


 


诸葛青叹气:“小白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固执。”


 


诸葛家两兄弟都模样生的好,在圈子里很受欢迎,张楚岚年轻那会和他打架打破了对方的脸,事后被诸葛青的女粉丝追着吓得半个月不敢出门。


 


想起弟弟的事情,诸葛青又笑眯眯的叹口气,眉间带着一丝郁色。


 


“年轻人,冲动。”察觉到对方不想多说,张楚岚收了话题,敛起眉目去看王也烤的韭菜。


 


他又觉得有些好笑,当年注孤生的小师叔是他们里面唯一脱单的,他和全性刮骨刀夏禾的事情当时也算是轰动了整个异人圈,像是小说里那些正道名门终于被小妖女勾引了一样,张天师睁个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两人一来二去相爱相杀的终于好上了。


 


张灵玉是好苗子,十佬纷纷出来阻挠,夏禾为此吃了不少苦。


 


后来还是张灵玉跪在张天师屋子前,跪的久了喊的嗓子都快哑了,张天师才出来解决了十佬那边的问题。  


 


张楚岚偷偷问过龙虎山上的小道士,张灵玉那会到底喊了什么。


 


一个性子活泼的道士仔细想了想说:“小师叔那会就只喊了一句话,‘徒儿愿求娶夏禾为妻,求师傅成全’,一句话喊了好多遍呢,最后都快发不出声了,不过翻来覆去就这么一句话。”


 


还真的像是魔门妖女和正道首徒的那些故事一样,张灵玉到底还是和夏禾还是走到了一起。


张楚岚一直觉得,夏禾和全性那些人不太一样,都是释放天性,夏禾却是个敢作敢当的人——她释放的天性,大概都是因为这个看似木讷实则比谁都心细的小师叔。


 


风声温和,张楚岚喝了一口诸葛青带来的好酒,看了看小师叔,低下头微微颤着身子,有点想笑,又要努力忍住。


——虽说这个故事的真相有点让人不忍直视,当年张灵玉的确喊了很多遍,可是那个时候的老天师正在后院和朋友聊微信,压根没听见张灵玉的话。等回去听见以后,张灵玉已经嗓子都快哑了,老天师立刻把徒弟带回去,又去把所有挑事不乐意的十佬中人一一怼过去。


张楚岚想起老天师对他说的这个秘密,忍不住又想笑了。
 
 


四个大老爷们坐在溪边烤着韭菜,随便的聊聊天,诸葛青带来了不少好酒,张楚岚偶尔也喝几口。


 


背景是大片绚丽的烟花,几个已过三十岁的人倒像是围炉夜话,有几分世外之人特有的浪漫与闲散。


 


子时刚过的时候,诸葛青和小师叔酒量小,已经昏睡了过去,王也倒是隐约还清醒,看着张楚岚不紧不慢的站起来,随后说:“我们送他们回去吧,房子是阿青提前订好的。”


 


张楚岚点头,随后要去扶小师叔,却看到王也踉跄了一下,也昏了过去。


 


张楚岚:“……”


 


最后张楚岚硬是把三个人扶回去,简单洗了澡之后在屋子里坐着,看了看手机里没什么要紧的通知,便开始发着呆看外面的月亮,又大又圆的让人想起某些美好的愿望。


 


宝儿姐也很喜欢看着月亮发呆,目光总是很辽远,张楚岚总是不太喜欢那个时候,因为他觉得,那时她的目光有那么一瞬,会很苍老。


 


他又拿出了手机,点进去宝儿姐的主页。她最近开始学着玩5G手机,还学会了开直播,直播埋人,后面引发的一系列事情张楚岚处理起来累得够呛。


 


也不知道这几天她有没有闹出些什么。


 


不过是分开了一日而已,张楚岚捂住眼睛无奈的笑了笑。


 


人活得像他这般通透之后,便觉得一切可有可无起来。但是宝儿姐到底是不一样的。


 


第二日宿醉的几个人倒是起得早,张灵玉早早起来就开始打坐,起的最晚的是喝得最少的张楚岚。


 


几个大男人都收拾好之后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要去做什么,但是显然聚一次不容易,于是诸葛青直接敲定,去厦门转一圈,鼓浪屿之类的旅游胜地都去转了一圈。


 


在鼓浪屿的时候,天气好的像是漫画,张楚岚看着几个大老爷们拍照,觉得有点毁三观。


 


小师叔忽然接了个电话,走到一边小声的听电话,几个人都耳聪目明,即使不想听也听到了内容,诸葛青更是光明正大的听起来,张灵玉语气温和:“恩,再过几天就回来,对,和他们在一起,我在厦门……要照片?……好,我给你拍。”


 


张灵玉的语气很温柔。


 


张楚岚看着蔚蓝的天空,忽然急切的想要回去,看看宝儿姐现在在做什么。不知道自己要是把在厦门的照片拍给她,她会不会觉得自己又犯病。


 


张灵玉挂了电话,默默地看了王也一眼,王也会意,帮他拍起了游客照。


 


希望年轻个十几岁的小师叔看一下现在认真用手机一本正经自拍的他,并且来嫌弃一下现在有点怕老婆的自己。


 


王也道长的拍照技术很不错,把张灵玉拍的仙气飘飘,仿佛下一秒就能羽化成仙。


 


张楚岚看了看,久违的犹犹豫豫,自己拍了一张照片,是传统的直男角度,手笨的加了个滤镜,又发送给了冯宝宝。


 


对方倒是秒回:?


 


看着那个意义不明的问号,张楚岚笑了笑,收起手机朝着几人走过去。


 


一个道士一个休闲装还有两个职场男性的搭配的确很诡异,他们自拍或者拍照就更奇怪了,路人纷纷行注目礼。


 


第三日他们回到了云水谣,往深处走去,例行切磋了一下,都是点到为止。


 


张楚岚对这种切磋一向不大上心,王也直接弃权,坐一边看他们三个缠斗。小师叔掌风凌厉,拔得头筹,却也没伤到任何一个人。诸葛青叹气说:“我一个远程,你们偏让我近战,也不能放大招。”


 


这话一出,几个人都笑了。


 


如今的王也变化不大,依然是个自在随心的道心深种之人。诸葛青浑身都是一股精英味,喊着要给他生猴子的女人还是能从村东头排到村西头。小师叔没有以前那么锋利,不再像是出鞘剑,大抵是因为有了剑鞘。


 


张楚岚倏然想到数年前的罗天大醮,那会儿王也是刚下山的道士,下了山就没能再回武当。诸葛青意气风发的来那边,然后被王也虐了一波。小师叔则是被当初号称“不摇碧莲”的自己绝地反杀。


 


罗天大醮这局设得妙,师爷对自己是真的不错。


 


而他的思绪飘到了更早些的时候,他因为一个人,踏入了异人圈子。


 


那个人有一头乌黑的长发,很能打,是他下定决心要护着的人。是比羁绊更深的是比羁绊更深的存在,早先,是她护着他,后来,他就开始护着她,一遍一遍,处心积虑的护好她。


 


三日离别,他又无可遏制的想起来冯宝宝。


 


几人又在四处转了几日,又浪费了不少天,这次短暂的相聚之后,他们要再聚齐又不知该是何年何月,但作为异人,他们的寿命远比正常人要长些。


 


分别的那日几个人情绪都没有什么大的波动,他们这些人,早已经习惯了生离死别,更何况这只是一次简单的别离。


 


转身之后,他抱着自己也说不明白的情绪,打通了冯宝宝的电话。


 


“喂,宝儿姐吗?你在哪呢?”


 


“我也不知道在啥子地方……晓得,我给你问一哈。”她的语气淡淡,张楚岚大概能想到她拿着手机一脸呆的模样,似乎和旁人问了什么,她说:“我给你发过来。”


 


随后发了个定位过来。


 


张楚岚笑了笑,看着那个定位,因为垂下头的缘故,长长的发丝掩盖住神色,看不太清。


 


听到她声音的时候一颗心忽然安定,他想,大概是因为习惯了吧。习惯在她身边,习惯护短,习惯保护着她,不被世人伤害——即使她很强,强到足以避免很多伤痛,但还有一些她不能阻止的人,就要靠他来抵挡了。


 


大概徐翔当年,也是报着这样的心思,护了她一辈子。


 


看了定位地址,大概猜到她近日在姑苏当临时工,张楚岚便就赶了过去,下了车给她打了电话,找了一会才找到了她。


 


冯宝宝大概又是被公司里什么人逗了,被骗上了一苇小舟。


 


张楚岚找到她的时候,她那样遥遥的看着他,江水上有茫茫雾霭,几乎让张楚岚看不清她秀气的眉目。


 


但是他隐隐约约的觉得,宝儿姐应该是笑了。


 


就像是时光骤然回溯一样,势不两立的庇佑者与被她承诺保护的少年就那样沉默的看着对方。


 


张楚岚甚至可以想到这一刻,这个穿了秀气旗袍的女孩子大抵还在嫌弃衣服过于麻烦,甚至会用那种软软的、却又干净的方言吐槽一句什么话。


 


他胡思乱想着,却又在一瞬间摒弃了所有杂念,安静的看着穿着绘有菡萏图案的白色旗袍。


 


他静默注视着在江中小舟上的她,忽然觉得,这一生,有这样一个人可以陪着他半生时光,那么生死无惧。


 


于是他大声喊了句:“宝儿姐,这边这边!”


 


他招着手,就像是十七岁那个时候,一次又一次朝她挥手那样,大声的,漫不经心的喊着她的名字。


 


将这个名字,从少年到老,不厌其烦的喊了无数遍。


聚散无时,但她这一生路过了无数人,但从爷爷设下那个局开始,她最重要的那个应该还是我。


 


想到这,张楚岚忽然笑了笑。


 


这辈子,一人之下,足矣。


 

评论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