荏笙

爱一切美好事物

【鸣佐ABO】剪刀手七代目② 20~22

+EuthanasiA+ACG报社创作处: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觉得很酸臭。


 


 


 


·剃头挑子鸣与麻辣总裁助与通融成功后铁打的生子


·很有卵用但是基本都在搞笑的ABO


·阅读氛围类似文字版家有儿女,台词代入夏东海刘梅与刘星的语气效果拔群


·梗概:不给梗概了,因为这次不用推理只用吃药,欢呼吧


·城乡结合部程度的时髦值与史诗级的魔幻


·没有一个人物是没病的,没有一个逻辑是完整的


·但是你猜这次我超不超展开


·我没有放弃我的野心


·食用愉快!


 


新读者请务必从前文开始:


剪刀手七代目①:


1    2    3    4     5     6     7     8(完结)


 


剪刀手七代目②:


1  2   3    4   5


 


 


作者选梗和讲冷笑话的品味是业界最俗套水平。


 


20


    “哎大家安静一下啊,要班会啦……嗯,同学们早上好!”刚上任当小学班主任第二天的年轻女老师笑眯眯地一拍手。“今天就是大家上小学的第二天啦,昨天回去有跟爸爸妈妈好好描述学校的生活吗?今天对周围坐着的同班同学有没有更熟悉一点呢?”
     台下奶声奶气地传来一阵回应。


    “那~昨天老师布置的作业,标题是《我的家人》的小作文,大家都写了吧?”


    “写——了——”


    “大家真棒!那我点几个同学起来,给同学们朗读一下自己的作文好吗?”她环顾四周,害羞的孩子们一阵推搡试图躲在同学背后,没什么规矩的孩子径自在椅子上晃来晃去。接手这个班的第二天,她也没能完全将一张张小脸和名字对上号。于是她在名单上扫着,挑中了一个名字。


    “嗯,那老师要点了哦——漩涡面码同学?可以给大家读一下昨天写的有关你家人的有趣的故事吗?”


    教室后排传来一声叹气。“……好的。”一个黑发硬邦邦翘着,脸上长着奇特的胎记的男孩儿还算响亮地回道,抓着作文本站了起来,一抬眼,露出一对生机勃勃的,眼角上挑的蓝眼睛。


    “我就知道今天背运……”他小声嘟囔着跟同桌说,手上翻起作文本来,清清嗓子。


    “我——的——家——人——”


    孩子们纷纷转过身来,扒着椅背开始听故事。毕竟别人家的事情总是琐碎又令人好奇的。


    面码余光扫一扫那一张张脸,心一横,洪亮地开场。“——我叫漩涡面码。我的奶奶是个公主。”


    ……教室一时间陷入了微妙的寂静。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男孩儿皱着眉,一脸视死如归地往下读。“她来自大海上的一个岛国。她有一头红头发,做的菜也像头发的颜色一样,非常辣,但实际上非常好吃。我奶奶很小的时候就来日本了。听说本来是要嫁给日本的很厉害的大人物的,但是她不喜欢,于是就跑掉了,然后就遇见了我爷爷。我爷爷说他当时在黑漆漆的晚上,一个人在树林里走着,突然看到一团红红的东西跑过来,他就一见钟情……然后我爷爷和奶奶结婚了。”


    老师瞪大了眼站在台上,一时无法辨认这故事是不是编的。怎么听上去这么玄幻呢?!


    面码清清嗓子,继续读下去。


    “我爷爷是个很厉害的理发师!”他扬起嘴角,然后一指自己头上。“我这个酷毙了的发型就是爷爷剪的!和爷爷的发型一模一样哦——我爷爷看上去特别年轻,每次我回老家,都跟我一起玩好久。我爷爷会给我所有的玩具取非常厉害的名字!不过有些汉字我不记得怎么写了,这里就不写了。我爷爷奶奶还有一个关系很好的人,他长着长长的白头发,每次也带着我到处去玩。我觉得他才比较像我在书里看到的那种爷爷!他的胡渣好扎人啊我说。对了,这个爷爷是鸣人的师傅……”


    他停顿一下,环绕四周,发现大家露出了格外迷茫的表情。


    “……呃,鸣人是我老爸。”他飞快地补充着。


    大家露出了更加迷茫的表情。


    男孩儿硬着头皮继续下去。“鸣人也说自己是一个理发师。但是他也不像画册上的那种理发师。我觉得他其实是无业游氏……啊,写错字了。无业游民。因为鸣人不在发廊工作。鸣人的工作室在家里,然后他只有佐助一个客户。”


    同学们露出了更加懵逼的表情。


    “……啊,那个,”他又打起补丁来。“佐助,是我老妈……”


    老师想,这有点超出我的预料……


    “佐助是一个总裁!”他读。“我们家住在很高很高的楼的顶上——就是那栋楼!最尖尖上!”他伸出肉呼呼的手指往窗外一指。同学们齐刷刷地向高耸入云的宇智波财团的大楼看去。“佐助跟鸣人不一样。鸣人话很多,佐助话很少。但是他们也有一样的地方——他们做菜都很好吃!但是经常会为调味的喜好而吵架,然后把同一种菜做两份,逼我吃然后选一个更好吃的。我只可以说谁的菜更好吃,不能说谁的菜不好吃。说了的话,另一个人会突然生气然后反驳我……我觉得很困扰。搞不懂他们到底是什么思维。”


    “佐助经常骂鸣人吊车尾。我曾经问他为什么要欺负鸣人,他却说他没有欺负鸣人,等我长大就懂了。我觉得我长大以后一定不会叫别人吊车尾的。佐助每天工作都很忙。但是每天出门前都要让鸣人帮他打理头发。不过他们打理头发的方式也很奇怪,因为鸣人每次打理前都要亲佐助。他们……”


    老师声音都是抖的。“那个……漩涡同学……”


    面码把作文本举得离自己远了点,继续高声读道:“鸣人每次亲佐助前都要化妆。他会在脸上画跟我一样的六个条条!他说这个亲亲是他工作的一部分,这样可以帮佐助工作更顺利。但是我觉得这不科学,他就是在揩油。我舅舅也曾经说过佐助就是一张白纸,所以我觉得佐助肯定被鸣人驴了!我去找舅舅告状,舅舅却说有些时候人是甘愿被驴的,虽然我不是很懂但是感觉眼睛很刺痛——”


    同学中比较早熟的几个发出一阵酸臭的嘘声。


    “——我舅舅和我外公外婆住在一起。我外公和佐助一样话很少,我就不太敢靠近他。但是外婆人非常好。外婆跟从小我看到的故事书里标准的妈妈形象一模一样,我看到外婆才知道原来佐助是非典型的妈妈。佐助周末就不上班了,他有空就会教我剑道。但是他好像有洁癖,周末经常要和鸣人在家里大扫除。大扫除前鸣人就会把我送到我的一对叔叔那里去——鸣人开着一辆橙色的大车,他说车叫九喇嘛。啊这个字我好像写错了啊我说……不管了。我在叔叔那里看书,学总裁心得。我其实觉得大扫除没什么必要,家里明明挺干净的。而且每次我回来的时候他们都还在搞卫生,家里却显得更乱了。


    “比较大比较凶,头发很长,总是板着脸的那个叔叔,每次都说我很可怜,但我问他他又不说到底哪里可怜。比较小的那个叔叔是他弟弟,稍微温柔一点,但是说的话也很奇怪。他说要是有同学欺负我就告诉他,他帮我把同学沉东京湾什么的……”


    一教室的同学:“……”


    “但是这个时候大叔叔就会反驳,说为什么要长辈帮忙,我应该自己学会把同学沉东京湾。”


    老师:“……”


    “我回来把这个事讲给鸣人,鸣人非常害怕地叮嘱我说,不可以这样做,跟同学有矛盾的话要好好沟通,遇见误入歧途的同学就用言语拯救他,实在不听话的话打一架让他失去抵抗能力再用言语拯救他,无论如何都不要一言不合就沉东京湾,因为现在东京湾的水还很冷——”


    面码深吸一口气,粗暴地结了个尾:“——我爱我的家人。”


    “……”


    “那……那个……感谢漩涡同学的分享……”老师扶着讲台,听上去快哭了。“那我们,呃,选下一个同学好不好——”


    面码很满意地合上本子坐了下来。


    他同桌是他幼儿园就认识的好哥们,一个扎着菠萝头的黑发男孩儿。他闭着眼睛叹息道:“你爸和你妈的故事不管听几遍都觉得很奇怪……”


    “嗯!”面码笑容满面。“我也觉得啊我说!”


    


 


 


21


         虽然现在面码看起来像个电波系的小霸王,他也曾有过纯真无垢的童年。


         漩涡面码,四岁,趴在坐在客厅那张理发椅上的宇智波佐助的膝头,眨巴着眼看鸣人的嘴唇离开佐助的嘴唇。鸣人哼着小曲,柔情万丈地用手指顺着佐助的头发,最后扎起一个小辫子来。


         “鸣人——”他奶声奶气问。“你为什么要亲佐助呀?”


         “因为亲亲后,我就能做出最棒的发型,然后佐助会变得更加好运啊我说!”他爸得意洋洋道。“面码要不要也试一下?运气会变好哦!”


         面码尖叫一声,捂住头发。


         “爷爷剪的才是最好看的!”他嚷,在原地蹦了一下。“爷爷给这发型取了名字的!叫——诶——”


        鸣人看着觉得可爱得不行,蹲下来平视他。“待会我给爷爷打个电话,把确切的汉字写法记下来好不好啊?”


         “嗯!”


         “真不要老爸剪的头啊?被老爸剪过头的人真的变得运气更好了哦——虽然就佐助一个。”


         佐助起身去抓公文包。他出门听到背后儿子尖尖的嗓音:“可是我已经运气很好了呀!”


         他不禁哼笑一声。“我出门了。”


         房里两父子冲着他背影响亮地齐齐喊道:“路上小心啊我说!”


 


 


 


 


 


         “鸣人!!”七岁的面码破门而入,冲到瘫在沙发上的鸣人和佐助面前。“快!快给我剪个头!!明天有突击考试我一点书都没读!救命!!”


         鸣人感动得不行——天哪我的心肝小宝贝终于懂得玄学的好了,来来来爸爸爱你——话没说完,就被佐总一巴掌糊出老远。佐助眼一眯,瞪他儿子:“小孩子不踏实努力,想着抄什么捷径?”


         鸣人挣脱开来:“你好狠的心啊!亲生儿子啊这是!”


         领导不放行,玄学肯定也没有用武之地了。面码一想到试卷上估计要死的很惨的分数,脸上便一片愁云惨雾。玄学的最大受益人估计也是觉得理亏,态度难得地软了点。他蹲下来,把面码拉到面前,然后飞快地在他左脸亲了一下。鸣人见状,非常跟风地又在他右脸亲了一下。


         佐助面瘫道:“读书去吧。这比什么啵嘴改运靠谱多了。”


         面码嘟起腮帮子:“我都小学二年级了!你要哄我说这是爱的力量吗!哼!”


         鸣人:“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你接受的是两个……”


         “你平时在家里闲着看了什么没品位的点播台?”佐助嫌弃道。


 


 


         好吧。面码还是吃了个不及格。然后陷入了惨绝人寰的抱佛脚补考战争中。宇智波佐助至今依然是玄学的唯一受益人。


         


 


 


         鸣人:“嘘,趁佐助不在……面码你明天期末考我要不要给你加个buff?”


         八岁的面码往后一退:“噫,我的初吻才不要给鸣人呢我说!”


         “……”


 


 


 


         孩子大了!嫌弃我了!鸣人抱着佐助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


         别怪他。佐助板着脸顺鸣人的毛。你当年冷不丁亲上来的时候我也是这个感觉。这说明他身心健康,三观正确。


         “那你还任我亲?!”


         “你自己说的,不让你亲我就要死的。当然活命要紧。”


         “……啊,也对……嘿嘿,亏得那是我,不是另外的哪个普通的漩涡鸣人……不然我可要生气了啊我说……”


         


 


 


22


 面码裹着睡衣,踮着脚尖,蹑手蹑脚潜进主卧,在地毯上匍匐前行以保证不会进入床上二人的视野。床上的棉被拱起一大团,正平缓地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着。面码绕到鸣人睡着到那一侧。对方看起来毫无防备,睡相惨烈。


就是现在!面码从地上一跃而起,跳上床来,猛地着陆在鸣人身上。鸣人被压得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惨叫着骤然惊醒,头发蓬乱,与骑在巨大的棉被卷上的面码四目相对。


面码压在他身上咯咯笑,一指大雪纷纷扬扬的窗外:“被我偷袭成功了吧!呐今天出去打雪仗吧我说——咦?”


他们一起看着空荡荡的另一半床和瘪瘪的棉被。佐助呢?先起来了?面码话还没说完,他坐着的鼓得格外高的棉被团就像活物一般蠕动起来,在一番艰难的起伏后,鸣人盖着的被子边缘,慢吞吞探出来半张憋得通红的佐助的脸。


鸣人身上压着佐助,佐助身上盖着棉被,棉被上面骑着面码,大家非常尴尬地一起迎来了美好的早晨。


“佐助你藏在被子里干嘛?”面码像找到了同好一般兴奋地喊道。“你也想一大早吓鸣人一跳对吧!我就知道!”


佐助的脑袋一动不动地靠在鸣人胸口,唯一露出被子边缘的眼睛眨得飞快:“……嗯,对……”


被窝里赫然出现个大活人的鸣人目瞪口呆了一会儿,终于发声:“那个啊,面码……你能去厨房烧壶热水吗?”


八岁的儿子跳下床去,兴高采烈地跑走了。佐助照样枕在鸣人胸前,面无表情,坦坦荡荡地冲他眨了眨眼。


鸣人:“求你了,把我的那什么放开行么。”


佐助:“你为什么没醒,你是在羞辱我的技术吗。”


 


 


 


 


 


 


 


 


 


 


 


 


   


站在风雪中,头戴针织帽把乱糟糟的头发压下去的佐总,杀气腾腾地一眯眼:“一到这种时候就罢工?卑鄙。”


抄着手的剪刀手七代目灿烂一笑:“全年无休是违反劳动法的!再说我干嘛要给敌方加buff啊我说?”


“啊,这么说来我们有三个人耶?”被裹得像个球的面码在原地蹦蹦跳跳,半张脸闷在围巾里这么叫嚷着。“分组要怎么分啊?哎呀好为难啊,我到底该跟——”


鸣人和佐助瞬间抬手指向对方。“跟他。”


面码:“……”


“我真的是亲生的吗我说?!”他崩溃地控诉道。


佐助哼笑。“别废话。你们俩一起来也打不过我。让你跟他一组是让他不要死得太难看。”


“呦喂,佐助酱你这大话说得很响亮啊?”鸣人开始装模作样地压拳头的骨节,但是隔着厚厚的手套什么声音也摁不出来,便少了几分气势。“面码,不是老爸不要你,主要是如果我和你一组打佐助的话就是欺负弱小,这样很不厚道啊我说——”


“……打雪仗不是一项寓教于乐的家庭活动吗?!”全场最弱的面码痛心疾首。“住手好吗!仇恨什么都无法孕育出来啊?!”


鸣人:哎呦这嘴炮像我。


“——说到寓教于乐。”佐助一挑眉。“面码。你这周跟人打架了对吧。”


小孩儿睫毛上粘着雪花,瘪起嘴来眨巴着眼,脚尖在地上画着圈。“……打了。”


“输了对吧?”


“……输了。”


鸣人看这对话有点不愉快,刚想活跃一下气氛岔开话题时,佐助却追问下去:“对方几个人?”


“四个……”


“哼。”佐助一伸手挽住了鸣人。“那就好说了。今天就寓教于乐一下教你练习打群架。我和鸣人一组,你自己一组。”


至于吗?!上一次有这个待遇的还是大筒木那什么来着?鸣人在心里咆哮着。但即使隔着厚厚的羽绒服,被对方挽着胳膊的感觉依然十分美妙,他便拍拍额发上碎碎的雪,板起脸来,一脸庄重地任佐助这么挽着。“佐助说得对。打架是没有捷径可以抄的。练习使你快乐,经验让你进步。”


面码悲壮地一闭眼:“……我觉得你们根本不爱我。”


 


 


 


 


鸣人躲过面码一个雪球后,被佐助的胳膊肘捅了下。对方小声道:“后空翻也太夸张了,体术克制一点,不然他没信心打了。”


鸣人瞪眼:“你才是演技超级烂好吗?你刚刚被打中时那声疼喊得太没诚意了吧?”


“比不过你老毛病发作,手持雪球上前往他身上摁好吗。”


面码气急败坏地从半人高的雪堆里爬出来。“你们欺负人!”他泪汪汪地喊着,软绵绵地丢出一个雪球砸在鸣人肩头。


佐助飞快地瞥了一眼身边人。鸣人醍醐灌顶,捂着胸口,惨叫着仰面倒下,溅起一大片蓬松的雪。


面码终究是孩子,不耐驴,眼睛刷地就亮了。


佐助慢条斯理地蹲下来,摇着挺尸的鸣人,棒读道:“孩子他爸,还能打么?你可别死啊。”


鸣人拼命憋着笑痛苦地摇头,伸出一只颤抖的手来:“孩子他妈,面码他,长大了,我好开——”一句话没说完,那只手便软趴趴地滑落在了雪地上。


“哦。”佐助说着,一把将鸣人扛起来,将他拖拽到一旁的儿童滑梯上就丢那儿不管了。他嚓嚓拍着身上的雪走回来,一叉腰,俯视着面码:“你刚才那一击很厉害。鸣人已经无法战斗了——接下来你要把我撂倒,刚才那种招数可不会有用了。”


“哈!”面码舔着嘴角挖起一大团雪来。“别小看我!!”


 


 


 


后来佐助也被面码打倒,仰面朝天地阵亡,放弃抵抗任儿子鱼肉,一半身子埋在了雪堆里。虚弱的鸣人挪过来,一张冻得红彤彤十分滑稽的笑脸出现在上空。“面码好强啊我说。”


佐助眨眨眼。“太强了。”


面码哼哼笑着把雪往上推,把佐助的胸膛也埋进了雪里。现在他只剩一张脸露在外面了。鸣人趴在佐助胸口转头求情道:“少侠刀下留人啊,再打下去佐助就要翘掉了,我儿子要变成没有妈的小可怜啦!”


面码一叉腰一嘟嘴:“你们保证下次不排挤我我就住手!”


“我保证我保证——”鸣人忙不迭认罪。“——所以我们可以把佐助挖出来带回家了吗?我一定好好教育他不要再犯……”


面码笑得响亮,说准啦!一边动手把自己堆在佐助身上的雪又扒拉下来。鸣人双手插进雪堆,揽过佐助的后颈和膝弯,一用力便将他从雪堆里捞了出来,靠在自己胸口:“冷不冷啊我说?”


“不冷。”佐助回他。然后朝身边的面码伸出手。“过来。”


面码十分捧场,像个雪团子一样往他怀里一钻。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便不动了,径自笑开了花儿,穿着小靴子的腿一晃一晃的。佐助把儿子抱稳了,仰头看还把自己搂在胸前的鸣人。“回去吧。”


鸣人:“你这是要我抱两个人回去?!”


“你不就想玩公主抱么?”佐总把帽子揪下来抖抖雪。鼻尖和耳廓都红彤彤的。“给你机会。能者多劳,要玩就玩高阶的。抱不动这种理由谁都不会信的。是吧七代目。”


面码落井下石:“就是!”


鸣人便咬牙切齿地抱着佐助和佐助怀里的面码,像举重一般将两个穿着厚厚冬衣的黑发祖宗抱起来。“可恶,你们两个一和好就迅速排挤我是不是啊——?!”


“因为你第一个被小孩干掉了。”佐助来回掸着面码领子里的雪。“人在食物链底端,能怪谁呢?”


面码偏着头,像被挠下巴的猫一样十分享受:“就是!”


         食物链底端的鸣人哭笑不得,抱着他们俩在路人的侧目下大步走着。“行行行,是面码太强了,我愿赌服输……”


         “那中午吃火锅行嘛?”面码仰起头问鸣人。


         “好啊!”鸣人低下头来碰了一下面码的额头。孩子嬉笑着扭动身子,带着负重的鸣人一趔趄。


         佐助把面码摇来晃去的腿摁回来。他一抬头,跟正抱着自己的人四目相对,被那双如冬日的晴空一般罕见的蓝眼睛抓了个正着。


         “给个准头嘛?”那些蓝色里浸满了笑意。“火锅底料用哪种啊?”


         佐助看着那双眼睛发了一瞬的呆。最后他伸手将鸣人眉毛上沾着的星星点点的冰花抹掉,不知不觉笑出了声:“随你喜欢,我都准了。”


 


=========TBC=======


 


 


 


 


你们以为面码接受的是谁的爱,他接受的是两个——


业界最精制的高级狗粮。


业界最高难度的公主抱。


 


您的作者使用了逆还珠之术。


“佐助,你知不知道你很过分!”


“知道。”


“可是我就是好喜欢你的过分啊我说!”


 


有糖抓紧吃吧,big新闻还有一话之遥了。搓手。


前两天网页lofter疯狂抽风,我根本打不开,没法回复评论。今天终于恢复了……等我下课来再来回复上一更姑娘们的评论……不好意思!


 


 


还是那句老话,如果真心期待接下来发展的话,麻烦不要吝惜你的红心推荐和评论,不要觉得一个连载里只给一更点赞当收藏就够了。这对兢兢业业更文的作者们来说非常重要,看着连载逐渐热度低下去真的很伤人来着。


超级欢迎评论,基本都会一一回复!超级想看评论里欢乐的海洋!


感谢点击!下更再见!


 

评论

热度(564)

  1. 沉默的鱼+EuthanasiA+ACG报社创作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