荏笙

爱一切美好事物

【静临】恶女の告白

短小不治君:

#混混孤僻男(误)×人气“乖巧”恶女


#折原性转慎,来神时代,转校生


#赶紧结婚去!!!然后生一堆!!!






>>>>>


  “女孩子果然很好啊。”


  趴在窗台上眺望窗外的门田说道。


  “不过在那之中赛尔提是最棒的。”


  新罗也趴了上来,笑着添道。


  正是下午放学的时间,阳光没那么热烈了,还有阵阵清风,社团成员们都趁地表热度的下降而进行着各式各样的社团活动,他们窗外正对的是女子运动部,一些女孩子在那里跑步热身。


  长发,运动服,胸部,汗津津的白嫩额头。


  唔哇~~~


  尽管心有所属了,新罗还是和门田一起得到了治愈。


  “咦?”


  注意到了在操场一旁角落里,那个小小杂物间的阴暗处走过的独自一人的家伙,门田说道。


  “那不是静雄吗?”


  “真的是诶。”


  新罗推着眼镜答道,他感到自己的近视度数好像有所上升,所幸平和岛的发色还算好认。


  “他还是一个人呢。”


  “找我们玩不就好了?”


  “不行不行,”新罗摆摆手,“他自己说了不行的,说是和他呆在一起就会被小混混找碴,那还不如就让他一个人呆着。”


  “话是这样没错,但我也不在意那些啦。”


  “可勉强他又会给他添麻烦,就只好按他说的办了。”


  “真希望他也能放松一些,来点正常人的交往啊……”


  “缘分总会到的。”


  看了一眼教室后墙上的时钟,新罗开始收拾起书包准备去自己的社团教室。


  “抱歉,门田,我也得出发啦~”


  “要去你那个成员都被吓跑的生物部了吗?”


  “这回不一样。”新罗一面笑着一面举起一根食指说道,“就在昨天,我找到了一位新的部员,是个可爱又好看的女孩子哟,你要一起跟过去看吗?”


  “不会是你的妄想吧,别告诉我那个女孩子没有头。”


  门田并不相信新罗的话,怎么会有可爱的女孩子愿意加入古怪的生物部?更何况现在又不是学期开头,社团根本很难招到人,而且生物部的模型都非常可怖,到了夜里都能直接拍恐怖片了,也不知道新罗是怎么喜欢在那样的环境下呆着的。


  “才不会,”新罗保证道,“你还记得前天轰动一时的转校生事件吗?”


  这种事情当然记得,要到期末了,所以无论发生什么都会成为新闻,尤其是这件事更是新闻中的新闻,究其原因,那就是新转来的转校生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声音清脆甜蜜,面貌十分可人,因为还没有拿到新学校的校服所以穿着深色的私服和小短裙,同她的黑色长发以及巴掌大的娇小脸蛋非常般配,据说出现的那一霎那那个班的男生就全都倒抽了一口气——


  也不是说好看到绝无仅有的地步啦,而是那种气质,光是看着就叫人心情愉快,笑容也十分可爱,在开玩笑似的举起剪刀手、眨起一只眼,歪着小脑袋对大家说“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之后,就连在场的女生们也忍不住心动了一下。


  “……”


  沉默了几秒后门田终于反应了过来,将书本一股脑儿地塞进书包里,拎起包就往教室外跑去,期间还撞到了几张课桌。


  “等等我,新罗!我也要去!”


 


 


>>>>>


  与此同时,活动教室楼那边的偏僻处却发生了一起稀松平常的欺凌事件。


  “可别太得意了!转校生!”


  几个太妹打扮的人将一个黑发女孩子堵在一间厕所隔间的门上,为首的那两个将脸凑了过去,多余的眼影使她们的妆容看上去非常糟心,因此那个被堵住的女孩子撇了撇嘴。


  “啊?你那看不起人的眼神是怎么回事?需要我们教你怎么低调做人嘛?!”


  “没有啊~”


  那个黑发女孩声音清脆地说道,并且双手合十,语调“诚恳”。


  “拜托了,下次再也不会那么嚣张啦,我现在要赶去参加岸谷同学的生物部活动,可以暂时饶过我这一次吗?我下次会请大家喝饮料哒~”


  “这样啊,那我这次就饶过你吧——”


  其中一个太妹说道,并将手往后伸去。


  “——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新人就要经历一个下马威才行,后面的快把拖把递给我,让我们来给她教上一课!”


  淋上脏水的拖把被递到了那个太妹手中,太妹在手里掂量了两下,随后在众人不怀好意的笑声中退了两步,将拖把对准那个转校生举了起来——


  “咦?”


  结果发现原本应该站着转校生的地方空无一人。


  还没反应过来,手中平举的拖把就被一股下坠的力量猛地向下压去,太妹痛呼了一声,拖把脱手而落,她那过长的镶钻美甲也被折断了一小角,这下太妹就跟被打开了开关一样,开始呜呜哇哇的大叫起来。


  “好痛好痛……可恶!可恶!”


  身体轻盈地跳到拖把上去的转校生此刻正踩着那个拖把,在其他人都打算过来厮打她的时候迅速击中了几个人的气管,趁她们狼狈地痛呼的时候从包围圈里翻身跳了出来,厕所的门被锁住了,于是她跑到了另一边的窗户处,打开窗户坐上窗台,一刻不停地往外面跳去。


  这里是三楼,但下方有繁茂的灌木丛还有柔软的草地,只要姿势好的话应该没问题,她想着,举起双臂,将膝盖弯曲了起来。


  啊,不好,底下有个人。


  


  


>>>>>


  本来平和岛就是因为楼上有怪兽般的痛呼声才疑惑地停下脚步的。


  “好痛好痛……可恶!可恶!”


  那个声音喊道。


  这么扭曲的声响,不会是校园怪谈吧,无聊的他双手插在长裤口袋里,抬头往上看去。这座活动教室楼的背面相当安静偏僻,离墙根不远处又种有一排繁盛的灌木丛,一般没什么人经过,很适合他这种孤独人士,他可以在这里不被打扰到,有时候也会悠闲地靠在墙边观察一些灌木丛上的甲虫之类的,这些都是他的秘密。


  就在痛呼声越来越多,而且猛地增大的时候,他发现那是因为有人打开了三楼厕所的窗户,一下子更多的嘈杂声也就传了出来,他的大脑依旧没怎么反应过来,就在这种时候,他忽然看见一个穿着深色百褶短裙的女孩子坐上了窗台,随后,一刻不停地往下跳了下来。


  ……


  内裤是蓝白条纹的。


  在灵魂也接受了一遍洗礼之后他吓得连忙抽出了口袋里的双手,开玩笑,他正好就在正下方,灌木丛的内侧,如果他不接住那么就有可能成为令对方受伤的罪人了,他向前伸出双臂,在最后的0.1秒里使上力气,托住了那个有着黑色长发的娇小身影。


  漂亮的发丝尽数落下,他也在臂膀的轻微麻痹中看到了这位被他抱住的女孩子。对方那如同小鹿受到惊吓一般的目光也在立时映在了他深棕色的瞳孔中。


  “……好痛。”


  这下连怀里的这一位也痛呼起来了,女孩干净利落地从他的双臂上翻身下来,用手捂住了腰侧。


  “你的手臂是钢筋混凝土吗?!”


  “我……”


  他则是完全呆住了,还没从刚才那一幕里拔出神来,木讷地只回了一个字。


  “好痛好痛好痛……脊背要断了……”


  女孩一边低呼着,一边弯下了腰,这让他更不知所措了,站在那儿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打破他的窘境的是上方传来的相机“咔嚓”声,他抬起头,看到几个太妹打扮的人在刚才女孩跳下的窗户口聚集着,用贴满水钻的手机对准他们在拍照。


  “唔啊,转校生这么快就欲丨求丨不丨满了吗?”


  “还搭上了那个混混孤僻处男诶!笑死人了!”


  “要赶紧把这些照片传到各个群里才行,还要发表出来,标题就叫‘新转校生性丨欲丨强烈,和混混处男勾搭上床’怎么样?”


  “标题虽然有点长但勉强可以诶!”


  众人的哄笑声从上方砸落下来,平和岛的双手渐渐捏紧,却因为对方都是女生而只得忍下怒火。


  “明明我已经保证过不会抢你们的风头……”


  委屈的啜泣声忽然在身旁响了起来,他惊讶地回过头,看到那个转校生低垂着头,像一只受了伤的小鹿那样,娇柔的身躯微微颤抖着,哭着说道。


  “为什么还是不愿意放过我呢,为什么要把这位无辜的同学也扯进来呢?”


  那质问的声音虽不尖锐,但也直入人心,呜咽的声线更是我见犹怜,她在搞什么鬼?没有记错的话刚刚她不是这个样子的吧?


  正疑惑间,平和岛听到了一些其它开窗户的声音,抬起头来一看,原来已经有好多别的教室的人从窗户处探出头来看热闹,在那些人的眼里,这俨然已经是太妹们为了打压新来的可爱女孩子,而把女孩子强行塞给混混孤僻男的事态。并且这位善良的转校生并没有嫌弃那个金发的混混男,反而还替对方鸣不平,这真是——


  “太可爱了!新来的女孩子简直就是天使!”


  一些男生们纷纷低语道,其他的则开始出声阻止那些太妹们的胡作非为,并把她们聚集在厕所窗口的照片率先传到了网上,她们刚被袭击过,面色还有些狼狈,那些照片作为欺凌者的“丑恶”嘴脸真是再适合不过,反而比太妹们原本计划的那些要更快地传播出去了。


  一时之间人们都在惊呼这个转校生的种种令人怜爱之处,并且觉得那些太妹们倒是有一点说得没错,那就是站在一旁的混混孤僻男太煞风景啦,根本不配和天使小姐站在一起!


  平和岛虽然没有及时看到手机上的那些发言,但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正在悄然发生,而身旁的这位“无辜”的我见犹怜女孩也绝对脱不了关系,他警觉地瞪向了正用白皙的纤手擦眼泪的对方。


  结果发现对方利用举起的手所带来的遮挡便利,冲他露出了得逞的笑意。


  他更加预感到大事不妙。


  


 


>>>>>


  “没想到反倒是静雄先碰到了转校生。”


  门田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刚到达活动教室听到动静的他们也跟着一起看向窗外,紧接着就看到了平和岛和转校生,一股油然而生的老妈子情感笼罩在门田胸口,令他此刻的笑容都不由得像一个慈母。


  “感觉会是一段孽缘。”


  “孽缘也是缘分,所以我说的也没错。”


  新罗倒颇有些事不关己的味道,他将上半身探出窗外,对着那边的转校生招呼道。


  “喂,折原,教室在这边哦!”


  “知道啦~”


  可爱的转校生女孩冲他答应了一声,小裙子的边缘轻轻地转出一个小小的弧度,转而向平和岛的方向微微俯身示意,然后又往活动教室楼的正面跑去。


  “女孩子果然很好。”


  门田再一次评价道。


  往后的日子倒也没什么变化,不过这也只是人们所看到表面现象而已,背地里,平和岛则变成了无数事件的受害者——


  当他倚在天台上的楼梯间屋面阴凉处睡午觉时,如同鬼片一样的倒挂人影和长发就出现在了面前,伴随着惊悚的恐吓声响,他猛地从小憩中惊醒了过来,结果却发现是将身体趴在这个小房子的屋顶往下探的转校生。


  还能更无聊点吗?


  不过用女孩子的细柔声线刻意去压低发出恐怖的声响这点也不能算是不可爱啦……


  指尖蜷着举起来的小爪子也很可爱。


  “小静大笨蛋!”


  “……你都不怕晒的吗?”


  谁都不能拒绝这样一个娇俏可人的女孩的“温柔”与活泼,但要是不只针对他整蛊就好了。


  “还有谁叫小静啊!你这个到处乱跳的死跳蚤!”


  诸如此类的整蛊事件每过两三天就会发生一次,总是让他防不胜防,要不是对方是女孩子,他早就拿路标追着对方打上十条街了。


  这么说来对方简直有点仗势欺人的意味。


  最近“混混孤僻男缠上天使转学生”的传言越来越严重了,明明事实是反过来的,却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一点,甚至还有人趁他早上没来的时候在他的课桌上用马克笔写下“离天使大人远一点”这种难擦的警告语——那只跳蚤小姐这么快就有后援团了吗?


  好让人不爽啊,他烦恼地抱住了脑袋。


  路过学校中庭的时候,看到今天负责浇花圃的是转校生,比自己娇小的长发女孩正抱着膝盖蹲在那里观察花朵上的蝴蝶,那些绽放的花瓣上沾着晶莹的水珠,色彩鲜艳的美丽蝴蝶落在了上面,而女孩全身贯注地盯着这只小小的精灵,这幅说不上来的美好场景令他不由得看呆了,然后——
  哗啦。


  “中计啦,小静~”


  听见熟悉的嘲笑声之后,平和岛才反应过来刚才是对方为了转移他注意力才假装做出认真观察的模样,他在冰凉的水流里倒抽了一口气,金色的刘海被淋湿了一些而黏在了额头,白色的衬衫湿了个大半。


  “临也!”


  他生气地怒吼道。


  而对方早就逃走了。


  “别想逃!!!”


  这次就算对方是女孩子也要抓住揍一顿,打定了主意要这样做的平和岛怒气冲冲地追了过去,但他早就领教过这位跳蚤小姐的敏捷度,简直比真跳蚤还要烦人,完全没有办法捉到,话说他有一次还看到对方直接从三楼跳下也毫发无损——当然那是在对方趁他在某个废弃活动教室里睡着时、在他脸上画画之后发生的事情——早知道最初的那个时候就不救她了。


  一路追到某栋教学楼背面时,他终于趁对方一个不注意抓住了对方的衣服后领,将对方扯到了自己身边,进而捉住了那只细细的手腕。好细,又软软的,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折断,他不禁暗地里又放松了一些力道。


  两人面对面对峙着,正在双方谁也不输谁的用眼神威慑对方的时候,其它的意外却又发生了,一整桶水从楼上的窗口处浇了下来,不过不知道是由于某些位置偏差还不知道是故意,大部分都浇在了转校生身上,转校生都被浇得有些发懵了,当然这不是平和岛第一次看到对方发懵的神情,又是那双受惊的小鹿一般的眸子,最初的某些记忆、某些奇怪的感觉在他的胸口复苏了起来。


  “真逊!”


  “终于出了一口气,你这个到处乱出风头的bitch!”


  浇下那桶水的也是最初的那几个太妹,她们浇完之后还在窗口处嘲笑下方的两个人。


  之前的那次,转校生是摆出惹人怜爱的模样让其他的围观者代为攻击太妹们的,可惜这次因为事出突然,这一块又并非热闹的教学楼区,似乎没有人注意到这边,但这次却彻彻底底把平和岛给惹怒了,他握紧拳头正要做点什么,肌肉紧绷的胳膊却被身旁的人碰了碰。


  “送我上去。”


  看来是抹过了快要流进眼睛里的水,刘海被稍微弄到了一旁,露出了小小的白皙额头的转校生对他说道。


  他愣了愣。


  “什么?”


  “快送我上去~”


  活力又回来了,转校生微微一笑,抬起一只脚示意他托住自己。


  “我要去揍她们!”


  他立马就明白了意思,半蹲下身来,向下交叉起双手,让转校生单足踩了上来,随后使力向上猛地托去,转校生被他那可怕的巨大力量送到了半空中,从而成功地登上了那层楼的窗台,像一个厉害的忍者,动作也十分利落漂亮,他像欣赏电影一样欣赏着这一切,目睹对方跳进那层楼的教室里,接着传来一连串的惨叫痛呼声,还有隐隐的教导主任由远及近的怒骂声,最后那位狡猾的妖精小姐在教导主任到达之前再次登上窗台。


  “请接住我!”


  冲他说了这么一句,便纵身跃了下来。


  这次的内裤是淡水蓝色。


  他伸出双臂,接住了调皮的跳蚤小姐,这次不再是横抱,而是自上而下的正面抱法,还特意向下加了缓冲,稳而温柔地托住了从天而降的对方。


  跳蚤小姐的身体比自己的要柔软得多,还带着一股淡淡的甜香,将这样可爱的跳蚤小姐抱在怀里,万年处男的平和岛心脏开始不听话地怦怦乱跳起来。


  浑身还湿漉漉的跳蚤小姐也没有说话,那一瞬间的空气是安静的,对方的小鹿目光看着他,仿佛就是因为这样的目光,才使得他心中的那头小鹿那样莽撞而不听话,一刻不停地撞着他的胸口。


  “喂,你在干什么?!”


  打破这一切的是一楼的某个教室传出的声响,一个听到动静的学生探出头来,声音虽然带着一些害怕的颤抖,但更多的是谴责。


  “又在欺负转校生吗?真是的,小混混就不能干点别的事情吗?你这样折原同学会非常困扰的……”


  这个人才不会困扰呢。


  但在别人眼里就是那样的事实,霎那间所有的热情都有所消退,失落感渐渐席卷上了心头,在他人的眼里他只是一个会缠住新来的可爱转校生的混混孤僻男,而在跳蚤小姐的眼里他则是一个可以捉弄的对象,到最后自己都是被误解、被耍弄的那一方啊,他想道,将怀抱里的跳蚤小姐轻轻地放在了地上,一个人默不吭声地走掉了。


  “你没事吧,折原同学?”


  身后传来了学生对女孩的关切问候声。


  “我没事,谢谢你~”


  以及女孩温柔道谢的声音。


  这是一个会骗人的女孩子,把他当做笨蛋耍,但到现在他却只有满心的失落而忘记去生气了,一定是哪里出了错,一阵风吹来,身上传来的些微凉意让他记起他的衬衫还湿着这回事,他去储存柜那里换上了备用的运动T恤,之后也不管上课铃声的响起,而朝保健室的方向走去。


  保健室的老师不在,真是帮了大忙,不过这位老师经常不在,都让人怀疑到底有没有正常上班了,他咕哝着这些无关紧要的小抱怨,走到其中一个靠里的床位前,拉上了隔离的帘子。因为是靠里的位置,窗口的光照透了进来,照得帘子愈发白得像天堂里的什么装饰,而他正处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似的,连远处上体育课的人们的喊声都如同被隔绝了一些,听不真切。


  他双手交叉在脑后,向医务室的床上躺去,长叹了一口气。


  喧嚣的白光和远处的嘈杂声都助长了睡意,没过多久,他便眯起了双眼,渐渐沉浸在了半梦半醒的舒服环境里,也不知是只过去了没几分钟还是过去了一个小时那么久,他忽然感到模糊的视线里白色被撑开了一些,一个深色的色彩闯入了进来,像是黑色的长发……


  “小静?”


  ……好吧,不是做梦,恶魔来了。


  他睁开眼,看到跳蚤小姐正坐在床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跳蚤小姐也换上了白色的运动T恤,衬得黑发愈发好看了。


  “刚才为什么擅自走掉了?”


  对方问他道。


  到了这种时候还在觉得对方黑发真好看的他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愣愣地发出了疑惑的声响。


  “是说,”跳蚤小姐重复道,带着浅浅的笑意,“为什么你刚刚忽然跑掉了?”


  原来不是过去了一个小时而是才过去一会儿吗,他想到了这一点,但有关跳蚤小姐的提问,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不知道。”


  一秒之后。


  俯身过来的身影,甜香的气息,在他的脸侧垂坠下来的微湿发丝,轻柔的吻覆在他的唇上,他那深棕色的瞳孔上映照着小鹿的目光,只是这次惊诧的变成了他。


  “这回明白了?”


  对方问道。


  他说不出话来。


  “既然到了这一步。”


  跳蚤小姐总是能活跃气氛,兴许自己也感到了些许不自在吧,因为平和岛瞧见了跳蚤小姐的耳尖在发红,跳蚤小姐尽量像没事人那样说着。


  “那就只好宣布我们在交往啦!”


  这样的跳蚤小姐,可爱过头了。


  他没有否认,可能出于某种恶作剧的心态,他依旧没有说话。


  “交、交往的话,就只能对大家公开了!”


  见他还没有出声,跳蚤小姐罕见地结巴了一下,但跳蚤小姐就是跳蚤小姐,随即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又凑了过来和他靠在一起,拍了一张照片,发出去宣布道——


  [是我和我的新男友哟~☆]


  跳蚤小姐毫不犹豫地这样做了,仔细想想跳蚤小姐好像从来没有在意过他在别人眼里的孤僻混混形象,跳蚤小姐是那样可爱,连恶作剧时的小恶魔模样也可爱的不得了。


  大概是拜那样“爆炸性”新闻所赐,跳蚤小姐的手机开始不停震动起来,看来有不少人都很在意那条消息的真假,但跳蚤小姐没有管它们,而是放下了手机,看向了他。


  “你在想什么,小静?”


  “我想如果能有机会再吻你一次就好了。”


  刚刚的吻都只在惊讶中度过了,如果可以的话,如果还有机会的话,他还想亲吻可爱的跳蚤小姐。


  “……单细胞!”


  声音清脆地说道,跳蚤小姐的眼里满是晶亮的色彩。


  “小静是草履虫!”


  仿佛洒满了无数的星星。


  不过在那之后,他的那个简单的愿望也实现了。






  番外


 


  平和岛虽然是混混孤僻男的设定,但其实还有其它隐藏的评价,类似于“长相其实很帅气”、“浪费那张好看的脸”这样的,在和跳蚤小姐宣布交往之后,他那经常被视而不见的温柔与帅气的部分就这样又被众人所意识到,但是——


  已经迟啦~☆


  [我是不会把小静让给你们哒!]


  跳蚤小姐在帅气男友的怀抱中这样宣告道。




  END






  不受欢迎、实则心地很好的(表面)孤僻混混男,以及受欢迎、实则是个小恶魔的(表面)天使转校生,这样的组合总是叫人欲罢不能,而且跳蚤小姐也很帅气!两人合体就无敌啦!称霸池袋指日可待!!(快停下)


  仿佛都能看到拍情侣照时小静不情愿的剪刀手和跳蚤小姐笑容满满的剪刀手啦!


  青春校园(撒狗粮)生活就此展开!!!




  小北鼻们六一快乐!!!!!✿✿ヽ(°▽°)ノ✿

评论

热度(586)